千亿的星辰寂寞

这篇文字什么时候写的都忘记了,不过毕竟也算历史的痕迹了,在此也放一份吧

终于读完了田中芳树的《银河英雄传说》,这个成就是我完全依靠电脑完成的,代价是眼镜酸涩,估计近视的程度又有所突破也不一定啊。

在 这个架空的银河世界,田中给我们展示了民主和专制的冲突、对垒以及存身其中的人物对于这二者的选择的矛盾,选择一种并不是抹杀另一种,这是杨威利致死都坚持的,至死都坚持的还有如何使二者有机地结合并互为补充。也许正因为以田中之才也无法给出正确的答案,所以才选择让杨死去也不一定啊,可是谁又能知道正确答案呢?

田中由始至终都借杨的口宣扬国家本不该存在,而政府不该凌驾于人民之上的观点,至于前者虽不苟同,不过对于后者却可说是与田中 共识,不过对照现实,却也只 能稍稍感慨,而无语。幸好,田中还替同盟保留了火种,专制必将走向腐败,当帝国大厦的根基被蛀空时,还需要那不灭的火种来引燃那腐朽的气息。

人物众多而个性鲜明是本书的另一特色,同时也向人展示了田中的驾驭能力,如此众多的人物,却可以不慌不忙、娓娓道来,同时还能向读者传递人物的性格特点,不能不让人惊叹其是不是具有卡介伦的调控能力。如果他去做杨的幕僚也许卡介伦就可以赋闲回家了。

当 然田中最具特色,且银英最具震撼力之处,也让银英迷们最为痛心疾首的,大概就是田中的面不改色的屠戮能力了,读完一部银英后最大的感受就是尸积如山、血 流成河。抛开那遍布银河以亿为单位的战死者的阴魂不论,田中对于主角、准主角的下手之狠也让银英迷齿冷、痛心疾首,却也无可奈何。看着那一个个个性鲜明的人物的逝去,又总能让人不伤心欲绝。

可说在看此书时我也哭了两次,一次是齐格飞之死,一次是杨威利之死;伤心了两次,一次是先寇布之死,一次是罗严塔尔。

作为莱茵哈特的半身,吉尔菲埃斯·齐格飞死后光芒更加张扬,生前的齐格飞只是作为莱茵哈特密友而存在,而死后却成为了莱茵哈特的精神基石,形象较生前反倒更加地丰满。齐格飞死后,莱茵哈特对于往事的回忆使我鼻子酸楚,为什么总是在失去之后才能意识到有些东西是我们所不能失去的呢,即使是宇宙的霸主此时也无可奈何,只能留下满腹悲伤,独自上路去完成和忘友早已定下的目标。齐格飞,好俗气的名字啊。齐格,要和弟弟做朋友啊。终其一生所努力的目标,可是为何又在中途独自离去,只留下莱茵哈特独自背负沉重的目标呢。

杨威利。杨的梦想是做一个历史学者,可是因为命运喜欢恶作剧,反倒成为了战场的魔术师,一生不败的战绩,成就了”奇迹的杨”的威名。战场上纵横捭阖,毫发未曾损的杨,却死于战场外的阴谋。当杨默默的说着”对不起”,慢慢的靠壁做倒,我更相信他只是睡着了,就像在午后躺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面上覆着他喜欢的黑扁帽,而桌上放着的是尤里安新泡的红茶。魔术师,轻轻的睡吧,不会再有人打扰,火种已经点燃,虽然微弱,可生命力很强哦。

先寇布是勇者,也是伊谢尔伦的支柱之一。那被他抛弃的女人无怨无悔地养大了他们的孩子,并对女儿这么说”只要双脚在地面或地板上,再也没有其他的男人比他更可靠的了”。这就是先寇布,拿着战斧,在众多已经胆丧的敌人前,将已垂危的身躯移到了高处,因为他要体验居高临下的死亡滋味。最后的思绪终于飘回那个爱他一生的女人身边。挺着胸膛跨越死亡之门后,留下的躯体仍是坚强的坐姿,而不甘倒下。也许,他最后的期望是奥丁的战车不要过于狭小啊。

叛逆是英雄的特权–罗严塔尔一定不会想到因为背负了背叛的污名而走上背叛道路的自己,最后却也因为下属的背叛而走上死亡之路,这样也许更好也不一定啊, 毕竟银河如此狭小,又怎能容纳两个霸主。向小人屈膝岂是金银妖瞳的作为,而且,英雄没有野心,则只能成为匹夫。对于在善恶中挣扎的金银妖瞳来说,也许死亡是最好的解脱。

而相较上面,辉煌的黄金狮子、帝国的皇帝,莱茵哈特的死就显的甚为自然了,毕竟伏笔已交代甚多,田中早就磨刀霍霍,准备对天才下手。再说,失去了对手的狮子,也就失去了辉煌绽放的目标,完美的容颜、辉煌的功绩,因年老而逝又怎能适合莱茵哈特?

英雄都已逝去,可星辰依旧光芒。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可没有了英雄,这千亿的星辰显的如此寂寞。

银河的历史,又翻过了一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