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不是个酒吧动物

今天又去了一趟酒吧,因为一哥们过生日。不过在酒吧过生日不知是否也是种习俗了。

本人实在不是个酒吧动物,上次去一个酒吧,在喧闹的舞曲中,生生地睡着了,所以这哥们问我们是去楼上的那个闹的还是楼下这个不闹的,偶斩钉截铁义无反顾地走入这个不闹的,虽号称不闹,不过那音乐声还是震的我一个趔趄。

这次感觉不错的是表演比上次那家强,至少形体方面没有上次那么夸张以至充分怀疑其是否抽筋,挺帅气的女孩配个吨位挺足的哥们,嗓子确实不错,略哑的嗓音颇 具性格。这些人好像就是为了舞台而生的,平时也许不起眼,但到了聚光灯下一个个都拼了命地焕发光芒,这点偶估计打死也做不到了,这辈子应该没戏。

让人呕吐的是,在乐队结束之后,上来一穿热裤的。。。哥们。。。看着这哥们在那拼命摇头晃脑,甩着一对大白腿,偶的嗓子眼阵阵冲动。幸好他跳的不是很久。

最让人吐血的是,今晚整个场子几乎全是男士,偶有几个异性也不能用mm形容之,难道因为不是周末?偶当场就想大声疾呼:mm哪儿去了?ppmm哪儿去了?

看着场子中间那帮仁兄抽筋般的群魔乱舞,擦了一把脑门子上的汗水,偶们打道回府。

临出门进了趟洗手间,那小子不经偶的允许上来就按摩,偶稳稳受之,然后在其对小费渴望的目光中扬长而去,心下道:哥们,谁叫你家场子今儿成同志酒吧了,下次mm多的话没准偶心情会好点。

1 thought on “实在不是个酒吧动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