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6

九寨归来兮

英雄竞折腰,只因江山如此多娇。 去过不少景点,各擅胜场,不过如九寨沟这般妩媚者还是初见。虽不是旺季――还好不是旺季,否则就是去数人头了――美景已如画般。 图片本打算放到我的blog上的,不过相关的程序尚未完备,所以就直接发到fotolog上面了,地址是:九寨沟照片 这次是跟团(长这么大第一次跟团走,除了稍微不太自由外,还是蛮方便的,以后想来不会再抵触团体活动了),春秋旅行社因四川首飞,所以双飞、6日、吃住行仅1690大洋,这也是我放弃云南而选择九寨沟的主要原因(跟团友聊天发现他们居然更便宜,崩溃了)。 这次有件比较乌龙的事,我在临出发前的俩小时无聊上网之余将DC的一块电池放在插座上充电,结果出发时硬是给忘记了,要说柯达的性能就是强悍,带着的那块电池出发时已经报警说要没电了,结果愣是坚持到游玩九寨沟的珍珠滩才告Over。然后就只能借同团的小姑娘的DC用,反正她的卡容量小,基本已经没法再拍了,可惜的就是在夜间效果一般,结果在成都茶馆看表演的时候无法拍照,一大憾事。 老实说,写游记确实很有难度,路上时肚子里一路翻腾,仔细构思,回来后就懒得下笔了,给自己个理由就是:美的让人无话可说。 其实开头的两晚,还记日记的,结果回来后连抄都懒得抄了。 得,省点事,看片去。

出游九寨沟之出发之前

这次出游早就计划着了,确切的说,去年6、7月份就打算出去转转,可惜工作没能辞掉,反倒又被压了个垃圾项目,一番艰苦的打扫,计划也就跨了年度。 还好,这次工作基本算是辞掉了。 原本计划是去云南,由昆明到大理,然后丽江,也在网上跟wuyu同志(此君在昆明)做了相当程度的沟通,他给我狠狠地介绍了一番云南的可去之处,还说他也在办辞职。当俺流着哈喇子想像着云南那蓝蓝的天与小傣妹的小蛮腰的时候,这哥们跟我说他的辞职过程出现了波折,有可能没法陪我,只好让我单身去泡云南的ppmm了。于是我就去春秋旅行社探探跟团的可能――只是去探探。 首先没想到旅行社的小姑娘挺可爱的。 然后是小姑娘在了解我是单身去云南之后,眼睛里露出了同情的神色,给我推荐了个九寨沟的打折路线:双飞,6天吃住行,1860元整。 极具诱惑力的价格立刻让我在云南和九寨沟这两个砝码之间产生倾斜,毕竟九寨沟的价码难得一遇,云南的价码除五一、十一之外基本没啥大区别。而且反正都是孤单一个人。 然后开始办手续,正在办理中,wuyu同志来电话,非常激动地告诉我他的手续办完了,可以陪我走全程了。我除了ft也只有无语了。 好了,先到这里,下面将会陆续将行程贴在这儿。

Saw I, Saw II终于看完了

Saw,美国片,国内译作《电锯惊魂》,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译,因为全片(包括Saw I和Saw II)未见电锯,只见手锯。 对于这两个片也不作过多介绍了,如果想作更多了解可以去豆瓣看看其他人的评论。说实话不推荐这么干,因为上面太多的关键情节透露,而这种惊悚片靠的是 “未知”来产生恐惧,结局都了解了,看起来也就缺少太多快感,本来应该出现的头皮发麻的感觉也全然不见(当然,这跟我躺在热被窝里面应该也有关系)。 所以在这里推荐还没看过这两个片,同时也没看过豆瓣评论的各位看看,你可以买碟、租碟、上BT。 很 多人都说,二不如一精彩,推荐先看二再看一,这样你的肾上腺激素会分泌的更加强烈。我就是参照这个顺序看的(因为一租不着),可惜的是我已经看过评论了, 所以当看到一里面的医生拿着锯对。。。下手的时候,我毫无感觉。反倒是二里面的那个时间差让我异常惊讶(哈哈,情节俺是坚决不会透露的,也BS那些透露惊 悚片情节的人^_^) 总而言之,这两个片是相当精彩、充满悬念的惊悚片,讲的是一个非常BT的BT。。。(以下省略5千字),言而总之,波谲云诡、峰回路转就是用来形容它们的。 不过,对我来说,这个片子的情节让我感觉非常亲切(这个词用的也是颇为BT),因为让我想起了对岸的 G大的那几部《都市恐怖病》中的《异梦》――同时想起的还有当初在龙空无聊找书看的颓靡岁月――其中的最大反派HYDRA同志若干人格中那BT到血腥的人格:Mr. Game和Mr. Crazy。 “叔 叔这个游戏是专为好兄弟设计的喔,我取名叫’兄弟情深’,你们好好玩,要是赢了游戏的话,叔叔就会饶了你们的小命,因为叔叔最喜欢相亲相爱的兄弟情 了,不过,要是你们不好好玩,万一输了比赛,叔叔可就要生气啦!”Mr.Game将包裹放在兄弟俩前面,又说,”遵守规则是最基本的要求,要是不乖、动作 缓慢,叔叔就会折掉你们的指头,现在宣布游戏规则,阿凛,把包裹打开。” 来,把《异梦》打开…… 注:台湾的Giddens同志堪称怪才,其作品风格那是相当的。。。诡异,这套《都市恐怖病》我个人认为是其最出色的一套,当然,其本人可能很不同意――据说作家总是喜欢很装逼地说下一部才是自己最好的作品。那好吧,我承认,这一套是我主观上最喜欢的。当然,基于惊悚电影/小说的基本道义,具体情节就不再细说。反正,相信我,没错的。

牙开始疼了

最近真是多灾多难,先是不慎用川菜馆的毛巾擦到了眼睛,导致右眼肿了好几天,好不容易眼睛看着好像恢复正常了,牙又开始疼了,照我往日的习惯来说,牙每年都要疼一次的,而且一般都是右边,可这次转移到了左面,而且我很记得上上个月好像牙才疼过,这次怎么来地这么快泥? 俺知道,上火了,就俺最近的作息情况来说,每天晃到深夜2、3点那是相当。。。的正常,第二天睡到中午,那也是相当。。。的正常。你问俺为什么?俺马上就去领失业救济金了,你问俺为什么??

还真都把自己当棵葱了

关于王三表的按摩乳和奶猪的我呸被封事件,三表出来辟谣了,以道歉的形式: 我喜欢开玩笑,但是这次并没有想跟大家开玩笑,更不想愚弄你们。所以,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也不像外国媒体想象的那样。谢谢大家关心,在此向你们表示歉意。 看来所谓的内幕属实: 奶奶的,才知道的内幕消息,原来王三表和奶猪博客被封事件,根本就是王三表和奶猪自己一手导演的!他们想借机测试自己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 这两位也算是人气blog了,前一个也是我经常逛的地方,不过这件事搞的确实不地道,连岳同志温和的说一声:玩过了。我倒是觉得那位藏镜人骂的痛快。 在国内blog界小有名气的两位显然有点飘飘然,不知道自己是哪棵葱了。换句话说叫做开始装逼了。 另外就是王三表的道歉实在是缺乏诚意,而且如蜻蜓点水般未涉及重点,对于此事的缘由基本未提,结果就是不了解情况的依然不了解情况,看三表道歉下面的留言就知道了。对于奶猪,显然连道歉都懒得道歉了,因为在她的blog上面除了那些肉麻当有趣的东西之外空空如也。(日报社?靠,很好笑吗?) 当然,以王三表一贯的态度,骂急了他会说:我的地盘我做主,我想什么时候打封闭就什么时候打封闭,你丫爱来不来。 其实如果他们聪明一些,可以这么说,如:我们这是对某某同志的遭遇感到强烈的愤慨,在此两会期间,我们以行动向某某同志致敬,同时希望更多的blogger们能够加入我们的队伍,以表达我们对某某(例如民主)的诉求。 瞧,这么一点缀,立刻就高尚起来了。 行为艺术嘛,看你怎么玩了。

QQ

又有人对QQ开始不耐了,“又爱又恨”是大家的共鸣,5、6年的相依相随已经让很多人离不开QQ,而QQ的作为却也越来越让人郁闷。其实对我来说,如果不是几个群,想来我也早就放弃了。 又开始怀念起IRC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