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e 2006

2006年的最后一天,我结束了在杭州出差的日子,拖着行李回到上海,中午12点离开的酒店,5点半才坐上上海南站的出租车,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候,我除了向这无奈的交通状况竖中指之外,还能说什么呢。



对我来说,所谓元旦,相比圣诞的意义就在于它有一天的假期。不过对于政府把周末挪到元旦之后的诡异放假方式,我仍然无奈,除了再一次的竖中指。



对于过往的一年,无法总结,因为没有亮点,就自己看来,甚至是虚度。对于自我感觉为浪费的一年,如果还要矫情地去做些什么总结,实在就只能归于无聊了,所以,也就不需要总结。



当然,辞旧迎新,人们更希望展望,展望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是一个奇怪的想法,我们既然未曾拥有一个美好的过去,又怎么能这么理所当然地希望下一年会有不同呢?从20世纪进入21世纪我们抱有着巨大的幻梦,后来发现生活没有什么不同。于是我现在也不在想要展望了。当然,我还是希望能够买张彩票中个500万,我不介意掏那200多万的税。



回头看时,生活如小河流水,缓慢流过,无法挽留。向前看时,仍然只看到流水缓缓而来,同样的水质……

- EOF -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