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感冒能让我破产

一个破感冒折磨了我这么久,两年多没生病了,这一病连个感冒都能让我要死要活的。终于不想扛下去,今天去医院挂水去。

无论什么时候去医院,无论医院规模大小、装潢如何,进去之后都有种了无生趣的感觉,无论原来是快乐还是悲伤,在这儿仿佛就只剩下麻木,尤其看着医生、护士们的脸色的时候。

现在的医生真是好当,只问了一句“什么症状”,我回答感冒了,他就不继续问了。没办法,我只好主动汇报我得病的前因、持续时间、各阶段症状以及当前情况,眼看着他一直在那奋笔疾书,实在担心他听进去了多少。

开方子确实龙飞凤舞,除了我的名字之外,其它基本一字不识。去药房的时候,配药的连我的名字也不认识,不过还好,她不需要看方子,现在医院都有比较完善的计算机系统。

医生开方子的时候我是蛮冒汗的,他张口就说:先挂三天水,同时给你开几幅药。我只好小心建议:还是先挂一天的水吧。因为就我的经验,一般两瓶水下去,病情应该会好转的。医生倒也算是好心,因为下次如果再去挂水,还得再次花钱挂号。

这样下来,共计花费¥127。再加上之前买的两次没啥效果的药也花费了30多块,头一次感冒花这么多钱,看来涨价的不光是猪肉。现在再有那个国产经济学家跟我说没通胀,就只能回以“干你老母”了。

另外现在这药也比较夸张——我说的不光是价钱——前两次买的药要求一次吃4片,而不是以前习惯的1片、2片的吃。而这次开的这个“清感九味丸”则直接大跃进:1次9-13粒。还好只是1天1次。蒙药集团出品,希望不是蒙古大夫的疗效。

挂水的地方颇有点快餐店的风格,很多的椅子,护士推着车在里面穿行,类似火车上卖货的乘务员(相比上次非典末期发烧时的条件好多了,那次我可是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面挂完的水)。而且手法相当流畅而生硬,我们的手仿佛流水线上面的零件一般,感受不到丝毫温柔,真是遗憾。

唉,衷心希望自己这个破感冒抓紧好了,咱们穷老百姓现在可是感冒都得不起啊。

- EOF -

One Comment

  1. 恩, 现在才知道,保健品“增强免疫力,预防感冒” 的广告威力,还是蛮大的。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