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中国移动老大的消息

看到篇新闻中国移动总裁披露可向警方提供用户定点资料引起震惊(翻墙吧),很怀疑此新闻的真假,google了半天也没看到类似的文章。怀疑的依据是,这种事咱们的父母官都只喜欢关起门来谈,不大可能跑到这么大个国际论坛去出乖露丑。

嗯,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不是……

王大人长这个样子:

中国移动老大王建宙

这里转载一下吧:

中国最大的移动电话企业—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披露的一个秘密引起与会者吃惊。王建宙表示,他的公司把有关用户的资料在需要时告知警方。

警方可以通过这些资料找到用户。而用户对此并不知情,也不受到任何法律保护。法新社的报道说,当王建宙说出这番话时,与会者感到脊背发凉。但王建宙在会场上却毫无忌惮地表示,“你是谁,你在哪里,我们全知道”。

当 记者问王建宙这样做会对私人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时,王建宙表示,我们可以知道用户在什么地方使用电话,但我们不会透露这些信息,除非警方提出要求。用户 外出使用手机,一般都可以定点。但在西方国家,有关保护用户个人资料的法律非常严格,对向外界提供用户资料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和限制。

截至2006年年底,中国共有手机用户五亿两千三百万人。

年度A片色·戒看过了

终于看过了《色·戒》,花了我20多分钟。汤唯前两段比较平淡,后三段的难度果然有点超越平常,李安真是有才,为我等提供了比较有价值的示范。

当然,梁朝伟的蛋蛋虽飘若惊鸿,毕竟还是一瞥之。

另外,相比之下,色戒尚未超越日本的A片平均水准,李安同志还需要继续努力才是。

一个深刻的警示:女人啊,不要让那闪亮的石头晃花你的眼啊!

回家的机票搞定

一声叹息,又到年关。这回家的事一年又一年地折磨人。火车票那是肯定没有了,于是开始计划非正常手段,准备拿出早已积攒的抢银行的勇气去弄几张火车票,前往上海站一踩点,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武警大批发,每个窗口之前都有个站着。没办法,只好买张去苏州的票,化抢劫为出差。

今天出差归来,上网看到一振奋人心的消息,有男子手持砍刀闯入票务站 抢劫17张卧铺票。看到自己未竟的事业有人完成,颇为欣慰。

至于俺,在上海这密不透风的防护之下,只好老老实实全价买张机票去。

夜逛七里山塘

要说有啥闲情愁绪之类的不良情感,最好的方法就是“走出去”,现如今这冬天里的小凉风会帮忙驱散一切,最后大脑里只剩下点木木的、麻麻的醉人感觉。

呆在苏州的酒店里,实在无聊,也没心思干活,虽然住的这十全街号称苏州的酒吧一条街,不过这两天路过发现,生意都很惨淡,比这冬天的阳光还惨淡。于是也就没了进去体验的兴致。

想想上次来的时候逛的七里山塘是夏天,当时还阳光灿烂、热的要死,今儿正好冷的要死,去感受感受很合适,两次加起来算得上阴阳调和了。

夜晚的山塘灯光颇有点飘渺之感,远处的房屋、桥梁轮廓呈现,倒是有点神秘之态。

夜晚,加上寒冷,山塘街上行人不多,其中多数还是匆忙回家之人,由其行色可辩。 从灯火璀璨之地一直走到阑珊之处,折回,随便选择了个胡同,信步而行。老街被休整成对外的门面,其后才是实际的居住所在。行走其中,才发现两米来宽的胡同在两侧房屋的映衬之下犹如一线,于是也就显得越发的长。抬头向上,本不算高的墙体居然有股子压迫之感,很奇妙的感觉。

仔细聆听,隐约传来的是已忘记名字的古老流行歌曲,以及一些还在做饭的锅碗瓢盆声响。路上偶有遇到遛弯的老人,追打的孩童,以及不省人事、被人搀扶的醉汉,还有那晚归的漂亮姑娘。这次第,汇聚成的感觉是:宁静。 小时候下雪之时围绕村子闲逛时,好像就是这种感觉。

一步三摇,七歪八扭地穿街走巷,不经意间已到了出口。刹那间所有属于城市的声、色、光全都涌入五官。刚才的宁静瞬间烟消云散。相差不过百米的两地居然如同两个世界。

拦下一辆车,重回这喧嚣之地……

俺也预言一下,或曰期待。。。

在群里跟一帮家伙聊到了互联网应用,俺表示很期待找个做互联网、有技术的小公司混混,因为在俺看来,下面几年应该是先挤泡沫再井喷的日子,下一次大潮即将来到。

总结出如下几点:

  • 2008是中国的一个坎,也是互联网的一个坎,今年阵亡的将会是视频、sns类网站
  •  下面随着3g的上马,手机应用将会井喷,其实这个07已经略见雏形了
  • 手机耗电是个大问题,屏幕太小也不爽,由现在的原型来看,3到5年电池问题应该会解决,而可折叠屏幕也应该会走向市场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