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8

一个关于中国移动老大的消息

看到篇新闻中国移动总裁披露可向警方提供用户定点资料引起震惊(翻墙吧),很怀疑此新闻的真假,google了半天也没看到类似的文章。怀疑的依据是,这种事咱们的父母官都只喜欢关起门来谈,不大可能跑到这么大个国际论坛去出乖露丑。 嗯,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不是…… 王大人长这个样子: 这里转载一下吧: 中国最大的移动电话企业—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披露的一个秘密引起与会者吃惊。王建宙表示,他的公司把有关用户的资料在需要时告知警方。 警方可以通过这些资料找到用户。而用户对此并不知情,也不受到任何法律保护。法新社的报道说,当王建宙说出这番话时,与会者感到脊背发凉。但王建宙在会场上却毫无忌惮地表示,“你是谁,你在哪里,我们全知道”。 当 记者问王建宙这样做会对私人生活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时,王建宙表示,我们可以知道用户在什么地方使用电话,但我们不会透露这些信息,除非警方提出要求。用户 外出使用手机,一般都可以定点。但在西方国家,有关保护用户个人资料的法律非常严格,对向外界提供用户资料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和限制。 截至2006年年底,中国共有手机用户五亿两千三百万人。

年度A片色·戒看过了

终于看过了《色·戒》,花了我20多分钟。汤唯前两段比较平淡,后三段的难度果然有点超越平常,李安真是有才,为我等提供了比较有价值的示范。 当然,梁朝伟的蛋蛋虽飘若惊鸿,毕竟还是一瞥之。 另外,相比之下,色戒尚未超越日本的A片平均水准,李安同志还需要继续努力才是。 一个深刻的警示:女人啊,不要让那闪亮的石头晃花你的眼啊!

回家的机票搞定

一声叹息,又到年关。这回家的事一年又一年地折磨人。火车票那是肯定没有了,于是开始计划非正常手段,准备拿出早已积攒的抢银行的勇气去弄几张火车票,前往上海站一踩点,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武警大批发,每个窗口之前都有个站着。没办法,只好买张去苏州的票,化抢劫为出差。 今天出差归来,上网看到一振奋人心的消息,有男子手持砍刀闯入票务站 抢劫17张卧铺票。看到自己未竟的事业有人完成,颇为欣慰。 至于俺,在上海这密不透风的防护之下,只好老老实实全价买张机票去。

夜逛七里山塘

要说有啥闲情愁绪之类的不良情感,最好的方法就是“走出去”,现如今这冬天里的小凉风会帮忙驱散一切,最后大脑里只剩下点木木的、麻麻的醉人感觉。 呆在苏州的酒店里,实在无聊,也没心思干活,虽然住的这十全街号称苏州的酒吧一条街,不过这两天路过发现,生意都很惨淡,比这冬天的阳光还惨淡。于是也就没了进去体验的兴致。 想想上次来的时候逛的七里山塘是夏天,当时还阳光灿烂、热的要死,今儿正好冷的要死,去感受感受很合适,两次加起来算得上阴阳调和了。 夜晚的山塘灯光颇有点飘渺之感,远处的房屋、桥梁轮廓呈现,倒是有点神秘之态。 夜晚,加上寒冷,山塘街上行人不多,其中多数还是匆忙回家之人,由其行色可辩。 从灯火璀璨之地一直走到阑珊之处,折回,随便选择了个胡同,信步而行。老街被休整成对外的门面,其后才是实际的居住所在。行走其中,才发现两米来宽的胡同在两侧房屋的映衬之下犹如一线,于是也就显得越发的长。抬头向上,本不算高的墙体居然有股子压迫之感,很奇妙的感觉。 仔细聆听,隐约传来的是已忘记名字的古老流行歌曲,以及一些还在做饭的锅碗瓢盆声响。路上偶有遇到遛弯的老人,追打的孩童,以及不省人事、被人搀扶的醉汉,还有那晚归的漂亮姑娘。这次第,汇聚成的感觉是:宁静。 小时候下雪之时围绕村子闲逛时,好像就是这种感觉。 一步三摇,七歪八扭地穿街走巷,不经意间已到了出口。刹那间所有属于城市的声、色、光全都涌入五官。刚才的宁静瞬间烟消云散。相差不过百米的两地居然如同两个世界。 拦下一辆车,重回这喧嚣之地……

俺也预言一下,或曰期待。。。

在群里跟一帮家伙聊到了互联网应用,俺表示很期待找个做互联网、有技术的小公司混混,因为在俺看来,下面几年应该是先挤泡沫再井喷的日子,下一次大潮即将来到。 总结出如下几点: 2008是中国的一个坎,也是互联网的一个坎,今年阵亡的将会是视频、sns类网站  下面随着3g的上马,手机应用将会井喷,其实这个07已经略见雏形了 手机耗电是个大问题,屏幕太小也不爽,由现在的原型来看,3到5年电池问题应该会解决,而可折叠屏幕也应该会走向市场 over

昨儿是个收购的日子

刚看到Oracle收购Bea的消息,瞬间之后就在TechCrunch看到Sun收购MySql的消息,而且这两家公司的网站也都发布了。 此次收购价格为10亿。 刚进入2008,奥运还没开,怎么就开始让人觉得狼烟滚滚了。。。

Oracle买下BEA

从David那看到的消息。78.5亿美刀。 看来Oracle可以和IBM全方位展开对决了。

恶搞毛主席

前几天在一个饭馆看环球时报介绍说西班牙有个雪铁龙广告恶搞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地华人华侨据说很不满意要抗议。当时还惦记回去之后得google啊,结果记性是属老鼠的,出饭馆就忘记这茬了。 不过还好,今天在王三表的blog上看到贴图: 第一张倒也没啥,这个第二张有点无语了^_^

推荐个Flash游戏:untangle

前几天玩了个flash做的推方块的小游戏,可惜剩个三四关实在玩不下去了。昨晚在煎蛋又发现一款Untangle,规则很简单,就是拖拉那些小球让它们之间的线不相交就算过关。 Untangle,是一种数学游戏,就是让移动图中的点和线让线不交叉。电路板上的线就是不交叉的。 最后两关之前的那些没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一边玩一边高兴,看来相比推箱子时,这智商见长啊。可惜最后两关差点咯屁,几次欲放弃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下去了,咱不能轻易让睡眠击倒。 通关的感觉还真爽啊。有年头没玩游戏了,这种感觉都有点陌生了。 上张图片,最后一关的最后一步 : 刚刚又去煎蛋看留言,发现有人嫌这个游戏简单,又给了个PlanaritySmall, 照着他的提示,我跳到30关,眼前一黑,又跳到60关,眼前更黑,都能感觉这机器在挣扎了,看那意思,输入300它都能搞出来。没图没真相:

Blog升级到WordPress 2.3.2

WordPress后台老是提示有新版本,忍无可忍之下升级到了新版的2.3.2。同时将升级方式改成了Subversion,以后只需要运行点简单的svn命令就可以升级到新版,省得再像过去那样下载、解压、覆盖这么个复杂的过程。 WP的svn地址是:http://svn.automattic.com/wordpress/,其下有trunk(正在开发中的版本,不推荐使用),branches(分支版本,同样不需理会),tags(按版本划分)。我们需要的就是最后面的tags,因为在这出现的都是稳定发布的版本。 例如这次用到的2.3.2,先需要切换到2.3.2的分支,嗯,当然了,切换的同时svn就自动更新了^_^ svn sw http://svn.automattic.com/wordpress/tags/2.3.2 如果不知道怎么用svn管理wp,看看这篇官方文档:Installing/Updating WordPress with Subversion

很。。。很。。。

高手分析:梁朝伟汤唯是假做-色戒 很黄很暴力。。。 报道涉及县委书记负面 当地警方进京抓记者_资讯_凤凰网 很好很强大。。。 张志国昨晚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对西丰警察来京拘传记者一事毫不知情,但称报道确实有损西丰形象,并诽谤了他个人。 朱的代理律师认为,刑法规定诽谤罪为自诉罪。如张志国不自诉,当地公安部门不应立案,也不能到北京拘传记者朱文娜。

对孩子,这就是暴力

最近“很黄很强大”这个词很流行,饭否上面不时就有人蹦出一句。作为一时刻紧跟IT风向的宅男,不了解这个词的出处含义简直就是种耻辱。遂Google之,原来是个13岁的小姑娘面对CCTV的话筒抛的一句。看完一乐,准备关掉。咦,发现不对,好像很多人在上纲上线,对这个不通世事的小姑娘不光要打倒在地,还要踏上一只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 有网友发帖时称:“面对CCTV的记者,她面不改色地向全国观众说谎,难道她就不知道要为自己的话负责吗?小时候就敢这样,成年后还不知会堕落到什么地步。对于孩子,成绩很重要,但假如思想道德败坏,那成绩再好也没有用。” tmd,说这话的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你要是针对一成人这么说,我会夸你说的好,你丫对一个13岁的小孩也这种要求,靠,你文革过来的吧?现在法律对于未成年犯罪还减轻处罚或不予追究呢,何况小姑娘这么一句。还对自己的话“负责”呢,先不说丫们当年13岁的时候是否通人事,就算现在又有多少成年人敢扪心自问,是否敢对自己说的话都负责呢? 我还真没觉得这句有啥问题。很黄很暴力的图片又不是没有,你怎么就能立刻认定人家小姑娘就是撒谎呢?我看你丫撒欢倒是真的,好不容易逮着点话头,瞧你,都乐的打滚了。 另外,俺想问问,色戒里面那几个镜头算不算很黄很暴力啊,靠。 无论如何,对这么个小姑娘,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给她营造一个还算正常的生长环境,对一个孩子口诛笔伐算不算是种羸弱的表现? 现在的中国,值得你开炮的地方太多了,只要你有真正的勇气。求你了,挽回点良知,放过孩子们吧。

澳大利亚也要引进GFW?

前几天胡女士在中央5台的发布会上大声疾呼:中国要是不能实现价值输出,那么它永远也无法变成一个大国。这声音振聋发聩,我们每个人也都在痛苦滴思索:中国的价值到底体现在哪儿呢??? 而今天我们欣喜滴发现,我们终于找到了可输出的价值了,请看TechCrunch报道:Australia Joins China In Censoring The Internet。俺左词霸,右灵格(斯),终于对付着看了个八九不离三四五。 大概意思就是说啊,澳大利亚新政府——对,他们老大就是那个中国通——决定在澳国实行互联网审查,当然,民众可以选择退出,但是呢得说明白为什么退出(变相审查)。怎么,你觉得很熟悉?不过还是有区别的,澳政府对此是作为提案公布,而俺们社会主义中国官方说法是:中国不存在互联网审查。 另外还有一点可能让国人觉得郁闷,那就是该篇留言中有些人表现的很乐观,认为这个提案不可能获得通过。因为他们有反对党以及相关机构会进行阻拦。 无论将来如何,国人现在难道不可以自豪的说“我们也在输出价值”吗?不是吗??不是吗???(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