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9

微软的Web SuperPreview强大啊

这年头做网页布局不用CSS,出去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其实吧,我还是觉得Table布局更加方便——结果呢,人民群众深陷浏览器兼容性的泥潭,爬都爬不出来。 这其中又以IE6为最,其兼容性之奇差但又受众之广大使得光大web开发相关人士只能一边捏着鼻子,一遍去努力让网页在其上显示正常。 其实呢,为解决这方面的问题,已经有不少的解决方案了,例如那些CSS框架——这年头,连CSS都有框架了,残念。另外还有IE Test这种工具来比对不同版本浏览器下的显示状况,不过这得纯靠眼才行。 前两天发现微软出了个Web SuperPreview工具甚是强大,可以同时将一个页面以多种浏览器引擎呈现,例如竖排、横排,查看DOM信息,基线比较同一个元素在两个网页上的位置是否一致,尤其是还有个Overlay视图,Photoshop里面这个词好像翻译成“叠加”了?就是将两个网页叠在一起显示,偏移情况一目了然。 多说无益,上图: 并排显示: 叠加显示: 英文介绍可看这里,下载地址可点这里。下载时需注意,当前版本只是Preview,英文介绍里面的一些功能并未提供,反正我测试的时候就没发现Firefox以及Dom树。这个东东需要.Net3beta环境,其实下载的260多MB里面基本有200MB是那个测试版的.Net包。

对Feed做了点手脚

使用Better Feed定制了下,动作主要集中在下体,另外增加了雅虎统计的隐形图片来跟踪Feed阅读情况(既然大家都推荐用这个,那就用吧)。 帖这篇主要是想看看具体效果。不过就这么两句有点太干,只好上图弥补下下。 限制级生活照:

中国式Change

谁比我们代表更幽默 – 2

两会不结束,娱乐不停止。今天又见代表新言论:龚学平:恢复大学五年制教育。 龚学平代表认为,大学生第一年搞军训起码有三个好处,首先军训是培养大学生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的一个好的平台,是素质教育最好的场所,美国、新加坡都是这样搞的,别人能搞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搞。其次,有利于现代化国防的建设,今天是现代化的战争,科技含量很高的战争,如果没有大量高中以上知识水平的士兵,打起仗来是要吃大亏的。最后,5年制可以缓和一年就业。 龚学平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建议会有很多人反对,但他仍然坚持:从国家利益、军队建设、学生的素质教育来讲,大学恢复5年制都是可以做的。 龚学平补充自己的建议说,大学军训第一年国家可以免交学费,只要交生活费就行了。 附上一篇饱醉豚的评论龚学平,比倪萍姐姐还山寨,牛博上的,需要翻墙。 到底是娱乐无极限呢、幽默无极限呢,还是弱智脑残无极限呢?

谁比我们代表更幽默?

我记得“人大”貌似是“人民代表大会”的简称,那么“人大代表”也就应该是“人民的代表”。老郁政治学的不好,有点吃不准,专门去Wikipedia查了下,确实没错。当然,橡皮图章、从没见过选票之类的情况那是另码事,这儿不说了。 换句话说,这玩意类似美国的两院,立法机构,人民的喉舌(现有的游戏规则下,咱也就假定认为是真的了),代表人民监督政府的。 今天跟几个朋友吃饭,聊到当前两会,说到一些提案,一哥们斩钉截铁地说:丫们肯定是在玩黑色幽默!理由是,能当代表的人,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智商的,既然敢提这些提案,肯定是在说反话。 他这一说,我倒是有点吃不准了,毕竟某些提案不用“黑色幽默”来解释的话,就只能说代表白痴了,但显然白痴是不能当代表的,于是只能反证这确实是黑色幽默。 例如(排名不分先后): 浙江代表范谊请人大动议:授温总理为全国劳模(去年是要求提高印花税) 政协委员蔡继明:设“硕士后”“学士后”(嗯,还有圣斗士、圣斗士后、烈士、烈士后) 张亚忠:大学生去卖猪肉不是一件坏事(我不反对大学生卖猪肉,但我觉得把这个放到人大来说,是不是有点浪费行政资源?) 赵超代表:建议设立子女养老社会保险金制度(开鸡毛玩笑,直接给父母不得了,你还搞成制度,还嫌贪污途径少?) 政协委员朱征失:建议发行千元钞票(一步到位,直接发行亿元钞票得了) 人大代表严诚忠:穿国服可刺激经济增长(服装厂的,肯定的) 全国政协委员宗立成:确立国花可刺激经济(不光要确立国花,还要确立国草,我支持狗尾巴草) 厉无畏:住房保障要做到“居者有其屋”租房也算(果然很无谓) 医药卫生界委员:中国看病不算难也不算贵(哦,医药卫生界。。。的委员) 政协委员建议适当放开博彩业(支持,下一步是小姐合法化。不过,咱们的股市还不算赌场?) 专家建议对炒股亏损者减税 —— 摘录:如果像某些专家所说,让起征点提至6000元或8000元,起征点提高太多,一方面财政收入受影响较大,另一方面也会让收入几百元一千多元的群众感到不满,为何收入四五千元的高收入群体也不缴税?而假如起征点只小额提高,则作用有限,意义不明显。(别啊,人民群众肯定不会不满的,您尽管放心) 政协委员重庆市发改委副主任吴刚建议改称人民币为”中华元”有利国际化(不要人民啦?) 本来还想列上倪萍那个山寨提案的,不过人家后来说了,反对的是抄袭,不是山寨。

Matrix与未来

这两天有个视频很流行,World Builder,虚拟幻境中,人像造物主一样造物,据说作者花了6年2年来做这个视频,算得上呕心之作,效果不光科幻,而且魔幻。 短短1个小时,主人公建造了一个小镇。当然,于他,这是编程(开始时就说了,Start Program)。很酷的视频,个人认为是目前对于未来虚拟环境的最佳阐述。 当然,之所以在这又帖一遍这个视频,是因为我刚刚看了《人类消失后的世界》——BBC家出的纪录片。 情节很简单,假设了有一天人类突然消失(简直是注定的)之后这颗蓝色星球上将会衍生的美丽新世界。 1天之后会断电,1年后到处长草,100年后动物乐园,1万年后人类所有痕迹基本湮灭,也许,长城还在。 所以说啊,永恒这种东西就是咱们人类搞出来忽悠自己玩的。 另外,从科学层面也证明了把名字刻在石头上确实不保险。 里面最后说:至多一万年时间,地球上曾经存在过人类文明的所有证据,都将灰飞烟灭。而一万年,对于地球而言,只不过是刹那中的刹那。地球存在了大约在46亿年,如果将这46亿年转换为24小时,一万年,只不过区区零点零几秒而已…… OK,到这里我幻灭了,我Matrix了,我有神论了。想想前一个视频描述的场景,那个程序员花了一个小时创建了一个世界献给爱人,一分钟后这个世界灰飞烟灭、雁过无痕、蓝幽幽一片真干净。谁又能说我们这零点零几秒的世界不是被那个称作上帝(或者盘古)的程序员整出来哄某人开心的呢? 下面附上《 人类消失后的世界》视频,80多分钟,不过值得一看:

“血”字怎么读

写前一篇文的时候,有“吐血”俩字,搜狗输入法提示血的读音是xiě,于是想当然地发了个Twitter: 搜狗拼音又教了我个字:原来血字读xue的时候是四声,如xue4液、xue4浆,平时都读成三声了,三声的应该读xie,例如吐xie3 然后R同学半夜三更打电话吵醒我说我错了,是单字的时候读xiě的,词组的时候读xuè,她这一较真我就吃不准了,一查发现大家都不算错,但也没全对。 据新华字典的解释,xiě是xuè的口语化读法,多用于单字。而康熙字典里面则说是“音泬xuè”。确实,“吐xuè”确实不如“吐xiě”说着舒服。 照我的理解,xiě更多是体现在方言的读法里面了,甚至在我们那边,这字还读的平声xiē。 不过这么一想,貌似我们那边的方言很多字都是将现有的普通话读音给平声化了,例如“怎么”就成了“zēng么”。 我们那边属徐州,近山东。

葫芦娃,色情?

前一阵葫芦兄弟电影版上映,评论中居然出现了“色情”的评价,以为制作方为引噱头增加了啥限制级镜头。因为一直很忙,也忘记拿过来看了,不过倒是顺嘴骂过两句:这帮王八蛋是不是又把葫芦娃给糟蹋了? 今天看到漫谈的文章看大好人讨伐那些有伤风化的变种植物,大跌眼镜,倒地不起,吐血三升,这些镜头居然也被当成“色情”???我当年可是一点感觉没有,纯洁的心灵居然一点伤害都没有经受到。 如此想来,我家好像还悬挂一张我的全裸照,2、3岁的,背景是一片阳光灿烂玉米地,绝对的野外露出,纯的。下次回家考虑给画个裤衩上去。 这事吧,其实没啥评论的必要,所谓仁者见仁淫者见淫,色情的到底是片子还是心灵是不言而喻的。 骂?我都懒得骂那帮子色情的SB,如果这帮SB还是孩他妈他爸,那我真替他们孩子担心了。 注:原来血字读xue的时候是四声,如xue4液、xue4浆,平时都读成三声了,三声的应该读xie,例如吐xie3。(搜狗输入法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