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Blah书库新增《墓碑–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记得这本书好像是禁书来着——反正在豆瓣是没找到?之前就想搞成epub电子书的,可惜下载了几次,要么是pdf(还是扫描版),要么章节不全。这次Colin兄不辞辛劳将其搞成电子书,我也已经上传到了Blah书库上面(历史类别下面)。 书库介绍参见:俺的iPhone电子书库上线 作者说: 这本书原打算名为「天堂之路」,后来我改为「墓碑」。「墓碑」有四重意思,一是为在1959年饿死的父亲立墓碑;二是为3600万饿死的中国人立墓碑;第三,为造成大饥荒的制度立下一个墓碑;第四,在写这本书写到一半时,北京宣武医院在为我体检中发现有「病变」(甲胎蛋白呈阳性),于是我加快了写作的速度,下决心把这本书写成,也算是为自己立一个墓碑--有幸复查时排除了病变,但写此书有很大的政治风险,如因此书而遭不测,也算是为理念而献身,自然也就成了自己的一个墓碑。当然,主要还是前三种意思。墓碑是凝固的记忆。人类的记忆是国家和民族赖以进步的阶梯,是人类航程前进的路标。我们不仅要记住美好,也要记住罪恶,不仅要记住光明,也要记住黑暗。极权制度下的当权者隐恶扬善,文过饰非,强制地抹去人们对人祸、对黑暗、对罪恶的记忆。因此,中国人常犯历史健忘症,这是权力强制造成的健忘症。我立的这块墓碑恰恰是让人们记住人祸、黑暗和罪恶,是为了今后远离人祸、黑暗和罪恶。

老郁一梦

最近在起点看一本修真的书——徐公子胜治的《灵山》,连载中,个人觉得作者ms没啥突破,感觉主角的修行轨迹和《神游》区别不大,当然,情节上肯定完全不同,但是,就是有这个感觉。 刚刚睡了一小觉——最近太累,刚吃完东西昏倒在椅子上了——情节基本没印象,好像我成了啥修行高人,反正就是牛b的水平、风发的意气、崇高的名望啥的——日有所思,绝对的日有所思——正在处理一杀人命案,下手的好像是我一朋友,行侠仗义还是报仇雪恨就没印象了,苦主拉着她闹到我的跟前,我正在仙风道骨、正义凌然地说:你且把事情从实道来……就醒了。 砸吧砸吧嘴很是遗憾,难得有这么个梦,可惜想继续入梦就不可能了。 俺这一小梦基本结束,不过这人世间的大梦还在继续。自从到了这2009之后,总感觉异象纷呈,本以为2008这天灾之年过后,会来个转折的下一年,没想到转折是转折了,全转成人祸了。 而且还是逢9的敏感之年,总觉得这一年国人不大容易比上一年更好。 搞不好到了年底咱全国老百姓一起感叹:怀念08……

TwitterFox的一个小修改

在Windows上我用的Twitter客户端是Firefox的扩展TwitterFox(嗯,相信这句话应该没啥阅读难度)——残念,Windows上ms连个好用的原生客户端都没有,那些Air软件无视。 这个扩展算是满足了玩Twitter的基本要求,不过有个问题,每次点击内容里面的链接,这个TwitterFox窗口就会关闭,当几十上百条Tweet消息滚着看的时候,这一关闭,下次打开又得从头往下滚滚动条,麻烦。 还好,Firefox的扩展也没法加密,基本上就算是源代码在手。简单找了一下,发现修改很简单,也就是屏蔽一行代码的事。 %FIREFOX_PROFILE%\extensions\twitternotifier@naan.net\ chrome\TwitterFox.jar\content\twitternotifier.js 找到741行,将 this.closePopup(false); 注释(前面加上两个斜杠://)即可。 修改后重新将js打包到jar包里面(该jar包就是个zip文件),然后重启Firefox。

当代人

Fucked by MobileMe

这两天被MobileMe折磨的够呛,MAC上的地址簿突然不能与MobileMe同步了,寻死觅活地报错: (无法同步“通讯录”,因为数据不一致。请确认您的电脑数据确实有效,然后在“系统偏好设置”的 MobileMe 中还原“通讯录”。) Google未果,只好把系统语言改成英文的,错误信息如下: (Contacts could not be synced due to inconsistent data. Confirm that your computer’s data is valid, then reset Contacts on MobileMe in System Preferences.) 上述这个错误提示其实一点价值没有——我怎么去确认我的数据是有效无效啊,及时是用英文搜索也没发现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我个人经过一系列努力之后基本确认这应该是MobileMe的一个Bug。

《南京·南京》……

之前就有朋友吵吵要搞个《南京·南京》的盗版看看,我的回复一律都是:靠,这个片你丫也看盗版,也不怕招天谴。 懒得干活,决定去附近的破电影院看看,7:50,40元。 整个片子看下来情绪五味杂陈,不光沉重,也不光愤怒,而是一种无以言说的淤积,堵,很堵…… 我是看了半个小时之后,才发现这个片子原来是黑白的…… 也许潜意识里面,那个时间段就是没有颜色的。 内容其实每个中国人都知道,里面的日本兵的恶行也都有出处,各种史料都有体现。但是,文字性的东西真地通过影片的形式展现在面前的时候,那种冲击力强了百倍。 在战争面前,民众只能卑微地生,然后卑微地死。 还好,黑暗的色调下,还有点人性的闪光来给人以希望,无论这人性来于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否则的话,只需要罗列史实就足以使我们艰于呼吸视听,所看到确非人间。 有人说这个题材应该排成纪录片,其实纪录片不少,可惜没有人性的展现,冲击力也就弱了很多。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人将犹太人在集中营受难的景象一遍遍不停拍着,不停拍着…… 所以,《南京·南京》这样的片不是太多,而是实在太少。不知道什么时候文革、三年“自然”灾害之类的题材可以与我们见面。那时候我们也许会发现,施害者这个角色,中国人担当的比日本人更出色…… 补充一段: 有人说临近结尾部分的那段日本人搞的祭典是假的,陆川自己也承认那是编的。 我认为这段编的很好,估计陆川编的时候也参考了靖国神社祭典了吧。每次日本人参拜的时候,我们都要痛骂,可是我们中又有多少人真的见过日本人的这个祭典,真的了解它的意思呢? 日本人死了,每年都有他们的国人为他们举办国祭。我们的人又有谁在祭拜? 那些被屠杀的南京人,那些被屠杀的非南京人,那些阵亡的国民党战士,那些阵亡的共产党战士,超越党派之外,超越身份之外,在人的层面,有谁在祭拜他们? PS: 中国电影需要分级制度,《南京·南京》不是个孩子应该看的电影,大人都有点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