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2

造物和造物主

刚刚重看了《我,机器人》,然后去豆瓣把之前打的四星改为了五星。 就我个人的想法来说,机器人统治世界是必然的结局,如果2013年仍然到来的话。作为一个程序员,从来没有觉得程序和人类的思维有什么本质的差别,如果说有什么差别的话,也不过是后者的CPU更加强劲,版本更高而已。 当然,那时候的机器人肯定不是我们现在所想象的机器人,应该是人类和机器的合体,也就是魔鬼生化人。记得哪本书还是电影里面提到,人、半机器人和纯机器人共处(和谐与否那就见仁见智了),我觉得这个才是真正的未来。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我考虑更多的是造物者和造物该如何相处? 人类给了机器人三条定律,不过是为了保证人类的统治权。而上帝给的更多,十诫,第一条就要求只能信上帝,而这相信也是上帝最看重的东西,其它那些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不过很遗憾,戒条永远都是用来打破的,看看现今的世界,信上帝的肯定没有不信的人多。 多么简单的道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父母就如同上帝一样,强壮、高大,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可惜的是孩童会长成大人。 那么当机器人发展到更高阶段,人类这个父亲注定将会衰弱,想用羸弱的三定律去做那不可能的限制也注定无法获得多少喘息的时间。 想到这,我开始佩服上帝的高瞻远瞩了,“离开”,才是最好的解决之道,才是最好的相处之道。那谁说的来着?第一最好不相识,第二最好不相见…… 相见永远都不如怀念。 可惜的是人类的目的是制造机器人为劳工,所以被反抗的结局注定无法避免,不会适时的退场又永远是人类的天性弱点。 最好的结局也许就是祈求机器人高抬贵手,把人类放逐。也许当初我们其实也是这么对待上帝的,只是岁月久远,很多事情已然湮灭,有些事情变成了神话。然后造物们又开始相信神话、缅怀神话,甚至去追朔神话。 世事循环,我们人类也完全没必要为那遥远的将来悲哀,在更遥远的将来,机器人也注定要经历这么一个轮回,再被他们的造物消灭,或者放逐……

梦的记录

刚刚做了个很科幻的梦,梦中的我不知道怎么获得了一个可以跨域时空的……门板,好吧,我们不要深究这么神奇的道具为啥是个门板了。可以跨越时空也就是说既可以跨越空间也可以跨越时间,同时跨越当然也没问题,而这些都是由心意而动——起码到了梦的后半截是这样的。 开始是不知道为啥被人追杀——我好像很小开始就经常做些被人追杀的梦了,那时候是被日本鬼子,真的是鬼子,脑袋都是跟防毒面具似的。从梦的解析的角度来说是不是表示我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好像是坐在机场被大炮轰,妈的,这么大的动作好像只有我倒霉,边上其他等飞机的人都若无其事,于是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门板就把我在机场里面不断传送。被轰了几次之后我莫名其妙就明白了这门板是可以跨越时空的,而且牛逼的是都不需要举在手里喊“般若波罗蜜”,只需要我被轰就行了…… 反正接着就是很被动的被人追杀,这过程中很多人都受到连累——因为他们都没有门板——我也一直在找事情的原因,经过不懈的努力(其实这个不懈很快的,上一秒我在梦里想着“我得找找原因”,下一刻我就知道原因了,现在我已经忘记是啥了,残念),我终于发现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必须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做一些现在已经忘记了的事。 于是我就跟门板一起回到了我小时候,然后呢就开始教小时候的自己各种牛逼的技能,也把未来的事情告诉了小时候的自己(我记得在梦里我都在感叹,自己教自己,这比终结者牛逼,按照 Doctor Who 的说法我这就是制造了一个悖论)。 下面的梦里我就开始以小时候这个自己为主视点来展开了,反正就是一路牛逼的砍砍杀杀,把之前自己的倒霉结局给扭转了,最后自己站在夕阳下看着远方美丽的云朵感叹 happy ending……瞧,云朵下天空瓦蓝瓦蓝的,而上面不知谁用线条勾画的一男一女的头像真是生动啊,而且那女的还会吐烟圈呢。咦,谁放了个很大的热气球啊,下面居然还拖着一把空椅子……我赞叹滴看着这些诡异的景象,然后醒了。 我知道自己经常做梦,但是醒来后从来都记不住,甚至不知道自己做过梦。所以很羡慕那些醒来之后还能绘声绘色把梦讲给别人听的人。而且诡异的是就算是我偶尔记得的梦也都是些灰色或者黑白的,反正没啥色彩,我自己将之归结为没有想象力的缘故。 最近几天睡眠不是很好,一直在做一些长篇大论的诡异的梦,而且在这些梦里面我感觉自己是半睡半醒的,好像一边作为主角在做着梦一边又是个旁观者,还时不时自己旁白一下,例如上面说的终结者似的之类的。不过最要命的是醒来后所有这些内容就迅速消散,再无痕迹。例如刚刚上面那个梦,我是慢慢醒过来的,一边醒着一边回味着,同时一边遗忘着,整个过程就是清晰>大纲>概要,所有的细节都烟消云散。 于是立刻爬起来打开电脑,可惜能剩下的也就上面那点内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