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草民经济学》是本垃圾

书名不错,很吸引我这种 loser 屌丝加经济小白。

很后悔在唐茶上买了这本书的电子版,即使只有几块钱也觉得花的有点冤。看书名本来以为能学点经济方面的东西——起码也是了解一些把,结果所有东西都是浅尝辄止,确实是很草。

即使这样倒也没觉得是很大问题,毕竟是写给草民看的嘛,可惜看到一半感觉越发不对,这书明摆着是用谈经济的幌子给党国唱赞歌的,反正通篇下来就是我党英明神武、战无不胜,我们的制度是世界最好最好的,比什么民主制度起码好五倍。

当然,我们也有不少问题,但是。。。发现问题的时候请看上面:我党英明神武、战无不胜……

随便摘录几条吧:
————————————————————–
连西方人都惊诧莫名:金融危机对中国人而言,好像是发生在另外一个星球上的事!
其实这也没什么好「惊诧」的,道理一点儿不难想明白:没别的,就是咱中国百姓对政府有信心!只要政府出手,多大的难事都能解决!
————————————————————–
学校,也会教给学生一件事,就是这个世界上既有「该收」的税,也有「不该收」的税。对于一个正常的国家来说,两者都得收,两个都「合理」。
因为即便是「不该收」的税,有时为了大局考虑也是不得不收的。但这事在美国却行不通,会有很多人反对。因为美国是个「民主」国家,只要有人反对,这事儿就搞不定。
但中国就没有这个问题。
只要是对大局有利,对国家有利的事,中国政府就没有那么多牵绊,可以说干就干,干脆利索。
————————————————————–
《参考消息》有一篇文章吸引了我。说的是美国的一个有识之士,最近开始反思中美之间在制度方面的优与劣。
他的结论是,还是中国的制度好。
————————————————————–
我们的党尽管也曾犯过错误,而且现在也依然存在着某些不足之处,但是全世界没有一个政党像我们的党这样,有着如此强的「自净」与「自新」的能力,有着强大的「自我调整」「与时俱进」的能力,一句话,有着如此强大的「生命力」。 ——这段必须高亮显示!
————————————————————–

域名迁移成功,为表庆祝围观一下百度孙云丰

今儿出大事了,一件是Google宣布撤出中国,老实说,这消息让我是喜忧参半,twitter上已经沸反盈天,我这也就不多插嘴了。

另一件是咱的someok.com域名终于从国内转移到了Godaddy,因为我觉得与其等着哪天保不齐真整出个白名单来,我这种没备案的域名很可能就直接让域名商给废了,还不如趁早迁走,就算哪天国内访问不了,我至少还有这个域名的所有权与墙外访问权。

Google今儿退出中国了,咱这域名也在同日退出中国了,呕液。。。

鉴于域名迁移的比较顺利,为表庆祝,转贴百度首席产品设计师孙云丰的一篇雄文,首席液。。。大家一定要认真拜读,这篇起码值5块,而且据说百度传话CSDN要求删除,所以咱也帮忙留个底。

原文已经自己删除了,不过抓图可以到Flickr看看。

百度孙云丰:Google市侩,我感到恶心 – CSDN新闻

今天下午1时20分,百度首席产品设计师孙云丰在自己的博客中撰文关于谷歌退出中国,直指Google退出中国的姿态证明自己是市侩分子,对此感到恶心。

博客全文如下:

google宣称要退出中国,所证明的,恰恰不是市面上的那些g粉所宣称的那样,google是个人权斗士,而刚好反了过来,正好证明google是个市侩分子。

google的首席法律顾问的调调让我感到恶心。因经济利益退出,就直白白的说好了,把自己涂脂抹粉一番,还煞有介事的提到google被中国人攻击,中国异议分子的Gmail信箱被攻击,把这些事情作为退出中国的铺垫,这种论调是侮辱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智商,但还真有可能迎合那帮目空一切,但从未到过中国、对中国没有丝毫了解,却又喜欢对中国说三道四的西方人的假想。

只提一个假设,如果谷歌占据了中国80%的搜索市场份额,google的高管,还会这么高调的宣称要do no evil,从中国退出吗?

整个事情给我的唯一感受,就是恶心。

————–
以上是作为一个曾经的忠实google用户而说的,和百度无关。市面上沾沾自喜于了解一点google的产品技术细节将google奉为道德楷模而自封G粉的兄弟,请勿跟帖瞎喷,你们根本不懂什么叫搜索引擎,什么叫自由人权。

————–
btw,评论关闭。要喷到twitter上喷吧。我的地盘不欢迎。

冯正虎事件之阴毛论猜想

冯正虎,还有多少中国人不知道这个人的?千万别说大家都知道,我估计绝大多数——如果一定要加个估值的话,我认为是80%以上——不知道这位被拒绝在国门之外的中国人。

别说我估的悲观,相反,这是我乐观估计的数字。我所在的是个IT公司,问周围的十几个同事后发现,除我之外无一人知道。出租车司机算是信息传播比较多的一类人吧,我打车的频率不算底,至今尚未发现有人知道冯正虎这个回不了家的上海人。看来我应该把这个估值修正为90%。

当然,在Twitter上,这是个无人不晓的存在,换句话说,国人90%不了解Twitter这玩意。

所以呢,我现在经常干的事情就是跟同事聊天的时候提提冯正虎的遭遇与Twitter的那点用处,打车的时候就只聊聊前者。能多一个人了解也是好的吧。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场笑话,咱们政府以鸵鸟的方式来应付那些来自国门之外的嘲笑,其弱智的表现令人发指,还不如让冯正虎回来之后抓起来,也算你心狠手辣,现在这样算是什么事呢?

但是,政府真的弱智么?每次一有这种念头我自个先悚然一下。弱智能用集权的手段控制十几忆国民,还能让这其中很多人对其感恩戴德?弱智能制造的出那么多的爱国者?弱智能用房价遏制的中产阶级——如果有的话——老实听话?等等等等……

那么,我不得不从阴毛论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了。作为政府不可能如此弱智,但是作为其中的某个个体弱智一下那是正常的,例如当初不让冯进国门的那位上海高官(据说是吴同志,据说),估计他当时以为冯没法入境就会直接到日本政治避难去了,低估了这位上海人的倔强。

没想到事情闹大无以收场,别人怎么会去帮他擦屁股呢,别忘了,大家都是当官的,谁不是老奸巨猾深知那个明哲保身的。对于北京来说,这位仁兄也算是上海帮的一员大将,还是前核心的亲戚,几次想干掉都没能搞定,现如今自个跳出来捅这么个篓子,岂不是深省圣意?所以俺估计过一阵没准上海就得有次大波动。

当然,如果有,那么阴毛就是阴谋,没有,那么阴毛就是根阴毛而已。

您还是明白告诉我哪些不能查吧

今天看到天涯小筑对于《邪恶力量》这部美剧的介绍,当初看这部剧的时候觉得挺垃圾的,也就没继续下去,没想到现在玩大发了,都要搞第五季了,而且连上帝、撒旦什么的都要出来,这个。。。光看剧情介绍还是很吸引人滴,于是Google之,于是……

你说我是不是得联想一下泥?就跟本来没人知道胡公子,结果非有人要封这个封那个,于是全世界都知道了胡公子。

其实这种重置现象多了去了,每天怎么也得遇到10回20回吧,只是今天很不爽,于是小题大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