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琐事杂谈

梦的记录

刚刚做了个很科幻的梦,梦中的我不知道怎么获得了一个可以跨域时空的……门板,好吧,我们不要深究这么神奇的道具为啥是个门板了。可以跨越时空也就是说既可以跨越空间也可以跨越时间,同时跨越当然也没问题,而这些都是由心意而动——起码到了梦的后半截是这样的。 开始是不知道为啥被人追杀——我好像很小开始就经常做些被人追杀的梦了,那时候是被日本鬼子,真的是鬼子,脑袋都是跟防毒面具似的。从梦的解析的角度来说是不是表示我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好像是坐在机场被大炮轰,妈的,这么大的动作好像只有我倒霉,边上其他等飞机的人都若无其事,于是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门板就把我在机场里面不断传送。被轰了几次之后我莫名其妙就明白了这门板是可以跨越时空的,而且牛逼的是都不需要举在手里喊“般若波罗蜜”,只需要我被轰就行了…… 反正接着就是很被动的被人追杀,这过程中很多人都受到连累——因为他们都没有门板——我也一直在找事情的原因,经过不懈的努力(其实这个不懈很快的,上一秒我在梦里想着“我得找找原因”,下一刻我就知道原因了,现在我已经忘记是啥了,残念),我终于发现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必须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做一些现在已经忘记了的事。 于是我就跟门板一起回到了我小时候,然后呢就开始教小时候的自己各种牛逼的技能,也把未来的事情告诉了小时候的自己(我记得在梦里我都在感叹,自己教自己,这比终结者牛逼,按照 Doctor Who 的说法我这就是制造了一个悖论)。 下面的梦里我就开始以小时候这个自己为主视点来展开了,反正就是一路牛逼的砍砍杀杀,把之前自己的倒霉结局给扭转了,最后自己站在夕阳下看着远方美丽的云朵感叹 happy ending……瞧,云朵下天空瓦蓝瓦蓝的,而上面不知谁用线条勾画的一男一女的头像真是生动啊,而且那女的还会吐烟圈呢。咦,谁放了个很大的热气球啊,下面居然还拖着一把空椅子……我赞叹滴看着这些诡异的景象,然后醒了。 我知道自己经常做梦,但是醒来后从来都记不住,甚至不知道自己做过梦。所以很羡慕那些醒来之后还能绘声绘色把梦讲给别人听的人。而且诡异的是就算是我偶尔记得的梦也都是些灰色或者黑白的,反正没啥色彩,我自己将之归结为没有想象力的缘故。 最近几天睡眠不是很好,一直在做一些长篇大论的诡异的梦,而且在这些梦里面我感觉自己是半睡半醒的,好像一边作为主角在做着梦一边又是个旁观者,还时不时自己旁白一下,例如上面说的终结者似的之类的。不过最要命的是醒来后所有这些内容就迅速消散,再无痕迹。例如刚刚上面那个梦,我是慢慢醒过来的,一边醒着一边回味着,同时一边遗忘着,整个过程就是清晰>大纲>概要,所有的细节都烟消云散。 于是立刻爬起来打开电脑,可惜能剩下的也就上面那点内容了。

俺的作息

标准宅男的夜猫子作息,一声叹息!

今日不顺,买彩票冲一下

不顺的原因是iphone丢了。 上午打车送朋友去机场,出来的时候没注意,结果拉出租车上了——裤衩虽大,兜不够深,最要命的是没要发票。回头想去追那车,一水的车水马龙往出口钻,追是追不上了。 立刻用朋友的电话打过去,有响铃,不过一直没人接,之后再打,就是直接挂掉,看来司机已经学会怎么挂掉电话,不过还在朝怎么关机方面努力。 于是就一直电话过去,那边也不厌其烦地挂掉,十几分钟之后终于“对方已关机”,看来那老头学的挺快。 朋友很郁闷,于是我也就没法郁闷了,得安慰她。 回来后立刻去MobileMe实测一下它们推出的那个远程抹掉手机数据的功能,对方关机,不知道这个功能是否还可用——反正到现在丫还没给我发“数据删除成功”的提示邮件。 还着急忙慌地把Gmail、MobileMe、Evernote之类服务的密码统统改掉。 然后直奔移动营业厅,原卡注销再换卡,有积分,所以不用花钱。这是积分唯二的用处——已经换过一次。 有一部老电话的重要性这时候显现出来了,找出那部Moto e398,很是得适应一下,因为所有键盘上的字都磨掉了。 另外的问题就是由奢入俭难,用惯了iphone这种可以时刻上网的手机,再用e398,简直有点与世隔绝的感觉,因为没法时时Twitter了。好处是上厕所不再拿着手机,而是找本书。 下面就得再考虑入手一台手机了,本来意向中的Palm Pre GSM版上线日期是遥遥无期,而Android类手机成熟度还是不够,好容易出来个HTC Hero看着还不错,结果淘宝上报价从6k到7k不等(简直是扯淡的报价),思来想去看来只能入手iPhone 3GS,这个还得去香港找个熟人,相对来说这个问题还好解决,仔细想了一下前阵移民香港的几位女星有没认识我的。 抱怨一下这个所谓的一国两制的政策,太tm操蛋了,去一趟得办通行证,买东西得有关税,靠,这tm跟两个国家有啥区别! 鉴于今日损失有点大,决定晚上买张彩票冲一冲,要是能中3000w,我就买十部手机放床头,丢哪部都无所谓了。

老郁一梦

最近在起点看一本修真的书——徐公子胜治的《灵山》,连载中,个人觉得作者ms没啥突破,感觉主角的修行轨迹和《神游》区别不大,当然,情节上肯定完全不同,但是,就是有这个感觉。 刚刚睡了一小觉——最近太累,刚吃完东西昏倒在椅子上了——情节基本没印象,好像我成了啥修行高人,反正就是牛b的水平、风发的意气、崇高的名望啥的——日有所思,绝对的日有所思——正在处理一杀人命案,下手的好像是我一朋友,行侠仗义还是报仇雪恨就没印象了,苦主拉着她闹到我的跟前,我正在仙风道骨、正义凌然地说:你且把事情从实道来……就醒了。 砸吧砸吧嘴很是遗憾,难得有这么个梦,可惜想继续入梦就不可能了。 俺这一小梦基本结束,不过这人世间的大梦还在继续。自从到了这2009之后,总感觉异象纷呈,本以为2008这天灾之年过后,会来个转折的下一年,没想到转折是转折了,全转成人祸了。 而且还是逢9的敏感之年,总觉得这一年国人不大容易比上一年更好。 搞不好到了年底咱全国老百姓一起感叹:怀念08……

几家喜欢的饭馆倒闭了

虽说经济危机一直喊的很响,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来到身边了,而且是以一种可见的方式。 本周一直没怎么出来FB,今天跟几个同事到我住的仙霞路红灯区吃饭,一开始想去的是那家味道相当不错的“蚝情”吃生蚝,结果丫关门了,隔壁的东北菜馆也同样锁头高悬。后来去对面吃火锅。结束后我自个往回走,结果发现那家著名的重庆菜馆“三进山城”开始甩卖内部设施了。 这家馆子当年上过电视,而且客流量相当不错,反正我每次去都是人满为患,无论是否周末,其招牌菜“辣鸭头”是为一绝。 一周前,可是啥动静都没有啊。 哀叹,蚝情的生蚝与海鲜炒饭,三进山城的辣鸭头与其它,可都是我很喜欢的。 下面上几张图哀悼一下,只拍了三进山城,蚝情忘记拍了。iPhone的拍照功能确实烂了点,将就看吧。

人生必经阶段脑“残”图展现

远远看去,下面这张脑图是不是复杂的要命? 唉,要不咋说结婚是件痛苦的事呢,过程狂复杂。像老郁这种本来就有轻度结婚恐惧症的人参加过几次婚礼之后更加的坚持非婚主义了,至少也得尽量拖延拖延不是。 下图是我从生活帮的那个结婚过程的脑图pdf文件抓出来的,目的是残酷打击一下浏览我blog的未婚人士(本人已经被打击的够呛了)。 如果你坚持住了,还可以去生活帮下载一下结婚用的Excel文件,以备不时之需。 点击图片可以查看清晰大图版(Flickr居然不能存放这么大的图片,都给我缩了,只好放到自己的相册了)

冬天到了,春天在哪?

经济学家们还在忙着定性此次危机该属于“经济危机”还是“金融危机”,而我们已经无法置身事外、冷静地说自己是出来打酱油的了。 公司年中会议中,几乎每个发言的头头脑脑都谈到了当前的经济形势,虽然会议主题本来跟这个无关。其实效应显现是在10月份,之前公司业绩好的惊人,虽然那时候“危机论”就已经甚嚣尘上。 到了10月份突然发现气候变冷,因为很多的客户没有更多的钱往IT建设方面投入了,甚至活着都显得很挣扎。 而这点在制造业尤其严重。 想想当初美国出乱子的时候,多少国人兴高采烈,甚至做着“趁机赶超美国”的春梦。现在看来,这梦醒时光有点来的太早。世界是平的,危机当然也是全球化。 每次危机都是一次洗牌的时刻,只是此次风雨之后,谁还能看到彩虹就是个问题了。或者说,得多久?

渎神者说

一不小心看到《圣经启示录》的片段: 4:6 宝座前好像一个玻璃海如同水晶。宝座中,和宝座周围有四个活物,前后遍体都满了眼睛。 4:7 第一个活物像狮子,第二个像牛犊,第三个脸面像人,第四个像飞鹰。 4:8 四活物各有六个翅膀,遍体内外都满了眼睛。他们昼夜不住的说,圣哉,圣哉,圣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4:9 每逢四活物将荣耀,尊贵,感谢,归给那坐在宝座上,活到永永远远者的时候, 4:10 那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坐宝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远远的,又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说, 4:11 我们的主,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 唉,为什么我会想到“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呢。 罪过罪过,亵渎神灵可是大罪,会被罚买彩票不能中大奖的,上帝你老人家可千万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把我那500w独吞了。 google到启示录,翻阅了一下,其实不长,看着却极为费劲,英文咱肯定没戏,这中文翻译的也是别踞拗牙的,简直就不像人类的语言嘛。好像宗教类书籍普遍有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喜闻乐见的。 你看人家李教主写的书,浅显易懂的只需旁光即可。上到渊博教授,下到无知学童都能看明白,这才能有效传播滴丫。

iPhone post blog test

从Apple Store下载了个Wordpress软件,测试一下发布效果。 功能基本都有,不过没法自定义URL名称,也就是所谓的slug。 另外一个比较头大的问题是weFit输入法的k9模式在这个软件里无法正常显示。 临时用用还成。 Update: 感情weFit输入法的k9和笔画模式在多数非iPhone原生软件里都不好使。不过也能理解,毕竟官方现在还只是明确说明支持的版本是2.0,谁叫我忙着升2.1来着。

挥挥手,说声再见

电视上播音员说鸟巢现在陷入沉寂,俯拍镜头下的鸟巢、水立方华美不可方物。绚烂之后的寂静惊心动魄,它们注定将成为北京的新地标。 闭幕式虽不如开幕式震撼,确也磅礴,算是一个完美的句号。伦敦8分钟酷劲确实十足,片头动画的红色巴士驶入现实的鸟巢,倒像是开幕式时大脚印的续篇。 朋友问,怎么罗格没说“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奥运会”?我说,之前罗格就说了,他不会再用“最好”这样的词汇,而会用更加华丽的词藻,不过老实说,我确实没听出他的发言何处华丽。 电视上刚刚播放了《You And Me》,配合的画面是奥运会中的那些精彩镜头:胜利后的喜悦、失败时的泪水、泳池里赛后姑娘们的互致问候、领奖台上帮队友整理衣领、队友间的拥抱鼓励、以及家人的期待…… 虽说没有到过现场,不过我们每个人几乎都在关注着这段大时刻,我们是旁观的参与者。所以重新回顾这些镜头的时候,内心最柔软部分仿佛有着爱人的手在缓缓拂过,轻轻感动着…… 谁说运动会的主题曲一定要气势磅礴?为何不能换得浅斟低唱? 看着这些画面,听着刘欢与莎拉·布莱曼的声音轻灵淌过,还有什么比这更完美的呢? 明天,不再有奥运可看……

琐碎日子琐碎事

1、首先赞一下“上海信息化委员会”,昨儿在他们网站上咨询个问题,今天就有人打电话给我解答。刚接电话时一恍惚,颇为受宠若惊,在咱社会主义国家当主人当久了,多少会有点怀疑人生的臭毛病。 这个表单就是上海信息化委员会用于提交咨询信息的,不过还是得批评一下政府网站制作的太烂的通病,看上去分类齐全、信息海量,真想找点东西怎一个“捞针”了得,而且想找的信息还未必有,否则我也不会无奈之下跑去提交咨询表单。 无论如何,这次的经历让我对上海政府的信息化建设有了点信心。注意,只对“上海”。 2、奥运在即,和谐的绳索越嘞越紧。原本以为只影响下北京人民也就算了,现在发现全国人民同此凉热,反正我这小区每天早上大喇叭哀鸣:为保障北京奥运的顺利云云。丫们比我楼下装修起的都早,这觉没法睡了。 嗯,我在这儿用“奥运”俩字,奥运协管会不会来查我?“2008”都不让用了,“奥运”俩字禁掉的日子还会远吗? 前几天在群里讨论奥运对人民生活的影响,话题一起,控诉纷纷,尤以北京人民最为血泪(当然,这时候非北京人民一般都是幸灾乐祸,可劲了朝人家伤口上撒盐)。现在想想当初申奥成功时候大家的兴奋,宛如一场笑话。 3、仍然是关于和谐社会的,大家都知道豆瓣现在一直努力清理群组,努力的让人同情,反正我加入的那堆秘密小组,现在基本被清除的差不多了。这儿不是要抱怨豆瓣,在咱们国家办个网站不容易,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 以前豆瓣发的解散群组邮件都挺简单的,这次发现内容翔实了不少: 尊敬的郁也风: 作为一家在中国境内运营的网站,豆瓣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和相关政策的要求。( 相关法律法规,请参考《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http://www.cnnic.net.cn/html/Dir/2000/09/25/0652.htm 第十五条。)你参与的小组 封锁志 因讨论主题属于社区指导原则不允许、不欢迎的内容,已被解散。 由此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并感谢你的理解和配合。 附 社区指导原则:http://www.douban.com/about?policy=guideline ——豆瓣 对,现在我们知道为什么被解散,有法可依了。我很有兴趣的点进去看了看那管理办法的第十五条: 第十五条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含有下列内容的信息: (一)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 (二)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 (三)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 (四)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 (五)破坏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和封建迷信的; (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 (七)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 (八)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九)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的。 品咂了半天发现,只有正面的、主旋律的、符合和谐社会建设的言论才是合法的。只要是负面的东西,真实与否是次要的,因为它们可能是危害国家安全的,要不就是散布谣言,实在不行就归类为“其它内容”吧。 BTW:这他妈的“国家荣誉和利益”是个什么玩意? 4、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我们要抱定一个宗旨就是:这社会其实是在朝好的方向发展啊。。。好的方向发展啊。。。发展啊。。。啊。。。

谁泄露我的手机号?

这都什么年头了,居然还有人玩“我是谁”的骗人游戏,眼看着奥运都快到了,丫们的骗术还是那么的不与时俱进。 刚刚接了个电话,一个拿腔作调的广东口音:你好啊,很久没联系啦。。。 我问:你是谁? 答:你看看你啊,连我的口音都听不出来啦。。。 靠,俺这么机智敏捷,当然立刻说:哦,是老李啊,移动连通只不过小小一次重组,你丫怎么连号都换了啊。 对方倒是顺坡下驴:对啊,我是老李啊。。。 靠你个仙人板板,我认识个屁老李啊。 丫于是挂了电话。 现在的问题是,中间丫确确实实提到我的名字了,这也让我一开始吃不准到底是不是骗子。 谁tmd把我手机号泄露出去的?

无言。。。

69

今儿一批当年在青岛一块混过的兄弟(及他们老婆,再过一阵估计就得及他们子女了)欢聚一堂——居然有人出主意跑到钱柜去聚,Orz…… 八佰伴后面的钱柜,差点找不到地方,一兄弟专门到门口接我,距我50米的时候就惊呼:你丫怎么在T恤上画这么大个69啊!!! 我低头一看,怒:你个猪头,这是GO

柏杨去世

4月29日凌晨,知名作家柏杨凌晨1时12分病逝台湾新店耕莘医院,享年89岁。 老郁读书不多,对于柏杨的书,了解更加有限,除了著名的《丑陋的中国人》之外,就是本摘抄其言论的集子,名字是忘记了,不过当年是被我翻的很烂的一本。言辞犀利,洞察人性。 对我来说,鲁迅之后,不是李敖,而是柏杨。 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