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和造物主

刚刚重看了《我,机器人》,然后去豆瓣把之前打的四星改为了五星。

就我个人的想法来说,机器人统治世界是必然的结局,如果2013年仍然到来的话。作为一个程序员,从来没有觉得程序和人类的思维有什么本质的差别,如果说有什么差别的话,也不过是后者的CPU更加强劲,版本更高而已。

当然,那时候的机器人肯定不是我们现在所想象的机器人,应该是人类和机器的合体,也就是魔鬼生化人。记得哪本书还是电影里面提到,人、半机器人和纯机器人共处(和谐与否那就见仁见智了),我觉得这个才是真正的未来。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我考虑更多的是造物者和造物该如何相处?

人类给了机器人三条定律,不过是为了保证人类的统治权。而上帝给的更多,十诫,第一条就要求只能信上帝,而这相信也是上帝最看重的东西,其它那些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不过很遗憾,戒条永远都是用来打破的,看看现今的世界,信上帝的肯定没有不信的人多。

多么简单的道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父母就如同上帝一样,强壮、高大,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可惜的是孩童会长成大人。

那么当机器人发展到更高阶段,人类这个父亲注定将会衰弱,想用羸弱的三定律去做那不可能的限制也注定无法获得多少喘息的时间。

想到这,我开始佩服上帝的高瞻远瞩了,“离开”,才是最好的解决之道,才是最好的相处之道。那谁说的来着?第一最好不相识,第二最好不相见……

相见永远都不如怀念。

可惜的是人类的目的是制造机器人为劳工,所以被反抗的结局注定无法避免,不会适时的退场又永远是人类的天性弱点。

最好的结局也许就是祈求机器人高抬贵手,把人类放逐。也许当初我们其实也是这么对待上帝的,只是岁月久远,很多事情已然湮灭,有些事情变成了神话。然后造物们又开始相信神话、缅怀神话,甚至去追朔神话。

世事循环,我们人类也完全没必要为那遥远的将来悲哀,在更遥远的将来,机器人也注定要经历这么一个轮回,再被他们的造物消灭,或者放逐……

变形金刚2首映

一知道这首映时间心里就长草了,为了迎接变2哥的到来,我把手机桌面都设置成了柱子哥那只湛蓝的大眼睛。一到这首映的晚上,就着急忙慌地往电影院赶。

这一急还把首映大电影院看错了,跑去了虹桥百盛,其实是上海影城(离我最近的地方)。还好的是,这次人不多,至少上海影城人不多,卖票的工作人员还很闲地跟我聊了会首映情况,据丫说票也就卖了100来张,估计到开演至多也就卖个200张吧(实际来看的得有个三四百吧)。一进场发现,靠,这屋太大了吧。

另外得感谢下卖爆米花的阿姨,听说我没吃晚饭(因为想买饼干之类能稍微垫肚子的东西,结果卖完了),于是使劲往我这杯子里塞了几下。可惜我要的是个小杯,实在加不了多少……

具体内容就不说了,twitter上一堆人嚎叫着不让剧透。问题是这种片子不就是为了看个特效加天哥、柱子哥几个熟人嘛,就算透的再彻底,也只能是微透到不了全裸。不会因为知道了柱子哥死而复生就没法再看片了——咦,我有透吗?

当然,结局我们不看都知道,倒霉的威震天再一次失败了,我们也都知道,丫还会卷土重来滴,然后再次迎接下一个失败。唉,这倒霉的人生这倒霉的娃啊……

特效没的说,于是也就不说了。我只想恳求地向导演要求:把那几个无聊的人类角色彻底删除了吧,看着闹心,影响我看机器人的美好心情。尤其是把那个时不时撅嘴挺胸摸头翘屁股的傻女人干掉,140多分钟的片子看完,除了知道丫胸很大(丫就算逃跑的时候也喜欢老弯腰,估计这是导演的恶趣味,或者潜规则了……)之外就没别的印象了。

看完有一点比较后悔:中间硬是憋着没去厕所,差点憋出内伤!在此跟各位透一个不算剧透的小秘密:只要这对狗男女出来打情骂俏,大家千万抓紧时间往厕所跑,要珍惜并且充分利用这些垃圾时段。

啥时候咱有钱了,就排个纯铁血的,只留硅基活物,没有一个碳人。

急巴巴花90大洋跑去看首映,咱图个啥,不就为了个怀旧的念想嘛,抓紧趁机会把咱过往的那些美丽生活再加速度回顾一遍,然后就毅然决然地往怪叔叔或恶心的中年人那条路奔,那可是一路泪奔不回头啊。

Blah书库新增《墓碑–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墓碑封面
记得这本书好像是禁书来着——反正在豆瓣是没找到?之前就想搞成epub电子书的,可惜下载了几次,要么是pdf(还是扫描版),要么章节不全。这次Colin兄不辞辛劳将其搞成电子书,我也已经上传到了Blah书库上面(历史类别下面)。

书库介绍参见:俺的iPhone电子书库上线

作者说:

这本书原打算名为「天堂之路」,后来我改为「墓碑」。「墓碑」有四重意思,一是为在1959年饿死的父亲立墓碑;二是为3600万饿死的中国人立墓碑;第三,为造成大饥荒的制度立下一个墓碑;第四,在写这本书写到一半时,北京宣武医院在为我体检中发现有「病变」(甲胎蛋白呈阳性),于是我加快了写作的速度,下决心把这本书写成,也算是为自己立一个墓碑--有幸复查时排除了病变,但写此书有很大的政治风险,如因此书而遭不测,也算是为理念而献身,自然也就成了自己的一个墓碑。当然,主要还是前三种意思。墓碑是凝固的记忆。人类的记忆是国家和民族赖以进步的阶梯,是人类航程前进的路标。我们不仅要记住美好,也要记住罪恶,不仅要记住光明,也要记住黑暗。极权制度下的当权者隐恶扬善,文过饰非,强制地抹去人们对人祸、对黑暗、对罪恶的记忆。因此,中国人常犯历史健忘症,这是权力强制造成的健忘症。我立的这块墓碑恰恰是让人们记住人祸、黑暗和罪恶,是为了今后远离人祸、黑暗和罪恶。

《南京·南京》……

之前就有朋友吵吵要搞个《南京·南京》的盗版看看,我的回复一律都是:靠,这个片你丫也看盗版,也不怕招天谴。

懒得干活,决定去附近的破电影院看看,7:50,40元。

整个片子看下来情绪五味杂陈,不光沉重,也不光愤怒,而是一种无以言说的淤积,堵,很堵……

我是看了半个小时之后,才发现这个片子原来是黑白的……

也许潜意识里面,那个时间段就是没有颜色的。

内容其实每个中国人都知道,里面的日本兵的恶行也都有出处,各种史料都有体现。但是,文字性的东西真地通过影片的形式展现在面前的时候,那种冲击力强了百倍。

在战争面前,民众只能卑微地生,然后卑微地死。

还好,黑暗的色调下,还有点人性的闪光来给人以希望,无论这人性来于日本人还是中国人。否则的话,只需要罗列史实就足以使我们艰于呼吸视听,所看到确非人间。

有人说这个题材应该排成纪录片,其实纪录片不少,可惜没有人性的展现,冲击力也就弱了很多。这也是为什么美国人将犹太人在集中营受难的景象一遍遍不停拍着,不停拍着……

所以,《南京·南京》这样的片不是太多,而是实在太少。不知道什么时候文革、三年“自然”灾害之类的题材可以与我们见面。那时候我们也许会发现,施害者这个角色,中国人担当的比日本人更出色……

补充一段:

有人说临近结尾部分的那段日本人搞的祭典是假的,陆川自己也承认那是编的。

我认为这段编的很好,估计陆川编的时候也参考了靖国神社祭典了吧。每次日本人参拜的时候,我们都要痛骂,可是我们中又有多少人真的见过日本人的这个祭典,真的了解它的意思呢?

日本人死了,每年都有他们的国人为他们举办国祭。我们的人又有谁在祭拜?

那些被屠杀的南京人,那些被屠杀的非南京人,那些阵亡的国民党战士,那些阵亡的共产党战士,超越党派之外,超越身份之外,在人的层面,有谁在祭拜他们?

PS: 中国电影需要分级制度,《南京·南京》不是个孩子应该看的电影,大人都有点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