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

前两天服务器内存又爆掉了,我买的这个空间上搭建的所有站点都500错误,跟Dreamhost支持人员扯了几个来回,要求不用这个所谓的Private Server,太垃圾了,丫们不乐意——那是肯定的,用这个PS,我时不时就得增加内存,每1M内存都是银子啊。

简单查了下日志,主要还是爬虫、Spam太凶悍,Spam没办法,只好对爬虫下手,索性将所有爬虫屏蔽了,事实上上次也是这么干的,直接的结果就是Google、百度里面我这个blog几乎没啥收录了。倒也省事。然后加了个WP Super Cache插件,结果导致IE下面无法访问,只好干掉之。

事实上,由于目前Twitter用的比较多,Blog更新已经几乎停滞了。嗯,我的Twitter:@someok

事实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靠,咱就不用那么矫情了,不就是89年6月4日天安门前那件事嘛——想去Twitter你得翻墙先。

事实上,因为这日子,我这blog上也开了天窗了,所有图片均无法显示,因为Flickr上面也太多64照片,遂被党国日了。

事实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我们以史为鉴吧,朱棣让死去的老爹继续当皇帝,这种鸵鸟手段的结果仍然是“殿下百世后,逃不得一‘篡’字。”。

事实上,所谓盛世也是不靠谱的,北京上海的盛世和广大乡村的盛世是不一样的,光鲜的永远不是大多数,这点可以从当年的康熙、乾隆盛世与化外之民的英国对比一下,可惜的是,当前情况仍然没有多少变化。

公元1793年,也就是乾隆五十八年夏天,英国派出的第一个访华使团到达中国。

英国人对这个神秘的国度充满好奇。他们相信,中国就像马可波罗游记中所写的那样,黄金遍地,人人都身穿绫罗绸缎。

然而,一登上中国的土地,他们马上发现了触目惊心的贫困。清王朝雇佣了许多老百姓来到英使团的船上,为英国人端茶倒水,扫地做饭。英国人注意到这些人“都 如此消瘦”。“在普通中国人中间,人们很难找到类似英国公民的啤酒大肚或英国农夫喜气洋洋的脸。”这些普通中国人“每次接到我们的残羹剩饭,都要千恩万 谢。对我们用过的茶叶,他们总是贪婪地争抢,然后煮水泡着喝。”

使团成员约翰·巴罗在《我看乾隆盛世》中说:“不管是在舟山还是在溯白河而上去京城的三天里,没有看到任何人民丰衣足食、农村富饶繁荣的证明。……除了村 庄周围,难得有树,且形状丑陋。房屋通常都是泥墙平房,茅草盖顶。偶尔有一幢独立的小楼,但是决无一幢像绅士的府第,或者称得上舒适的农舍。……不管是房 屋还是河道,都不能跟雷德里夫和瓦平(英国泰晤士河边的两个城镇)相提并论。事实上,触目所及无非是贫困落后的景象。”

事实上,20年过去,有些东西确实在被遗忘。当年的”不许评说“(现在仍如是)政策确实起到了作用,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

事实上,本来在被遗忘、渐少关注,甚至为很多80后、90后所不了解,党国的政策起到极大效果的时候,某些人居然干起了启蒙的活,例如把flickr、Twitter封掉,让饭否、VeryCD、校内维护……

事实上,中国的互联网由一帮猪头在管理,相信邓小平同志泉下有知也会被他们气的翻个身。

大规模……刮沙

青山不墨千秋画,碧水无弦万古琴……嗯,这个境界ms有点太大了,还是来个小点的吧,也就是在沙滩上瞎涂瞎画而已……

这位叫做Jim Denevan的老兄擅长在沙滩上作画,画作抽象、线条简单,当然,配合上规模就得再加个词:气势磅礴!

这个很凌乱,看不出啥?

Continue reading “大规模……刮沙”

来,看看我们自己

自从被封过之后,我一般尽量避免在我这个小博上涉及一些人权啊、自由啊、社会啊、现实啊之类的话题,知道了党国的厉害之后还是犬儒主义的活法更实际,换种说法叫不找麻烦。

今天在豆瓣看到的这篇文章还是蛮震撼的,原标题叫做《ZT 纳粹速成,只需五日》,讲述的是一个美国教师与学生们一起做的一个实验,当然,实验的时候学生不知情。

看完之后唏嘘不已,这些学生是幸运的,他们只经历了五天,而且被告知了结果。

所以决定,这样的文章还是转帖一份到自己blog上,谁知道哪天在豆瓣上就见不到了呢?

Continue reading “来,看看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