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长安

这几天在西安开会,一天会,一天玩。这个古都真是个好地方,一下飞机劈头盖脸砸过来的就是一股子叫做“文化”、“底蕴”的气息,随随便便几个广告牌述说的都是称为“历史”的深层次语句,那漫不经心的感觉只能让我们这些外地人无可奈何地心悦诚服。

我们迫不及待想要体验一下西安最有特色的东西,于是几个人一起杀向回民街(导游介绍的),说来遗憾,为了赏景,大家是走着过去的,到了半路几个女同事饿的走不动了,没法子,这时候可已经11点半了,于是转进一家台湾牛排。这是多么巨大的失误啊,到了回民街看着那些烤肉串,以及那些不知名的小吃,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每每在人家摊子前流着哈喇子感受一下外观,最后还是只能沉痛地扭头就走。

当然,同样的错误肯定不会犯第二次,下面的几天在本地的几家著名馆子里吃了一个畅快,人多就是好,可以多吃很多花样。

要说古都的人就是有股子气势,这点和出租车司机聊天就能感受的到,随随便便的语气遮掩不住的是那股子渗入血液的骄傲,毕竟这是长安,随便拎几段城墙砖、挖几座古人墓就是国宝。更不用说那秦时的兵马俑、唐朝的女皇帝。

这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不光底蕴深厚,美女也是众多。在那繁华街道走过,眼睛洗而又洗。看她们拿着烤肉串吃的那叫一旁若无人的潇洒,想来当年杨玉环啖荔枝也不过如此吧。

一天实在太短,也只能看看法门寺、乾陵而已,至于兵马俑,只能待下次再来。

下次我会一个人来,让行程缓慢,走走这古都的街巷、看看这长安的风情、尝尝路边的肉夹馍与臊子面,搭讪搭讪吃烤肉串的美人。

奥运影响生活

平时在上海呆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奥运其实是件蛮遥远的事情,至少,在我的生活中绝对不起任何波澜。

这次来北京出差,开始感觉到了奥运的力量。安检比以前严了很多,于是效率也就低了许多。到了北京,居然所有的餐厅都禁烟了——当然,餐厅里面多是阴奉阳违,只是提醒一下而已,真抽了也没人管。

跟朋友聊天发现,对奥运不满的情绪比比皆是啊,现在很多人期待的不是奥运开幕式,而是奥运闭幕式。

不过北京的天空看着好像没啥改观,仍然是灰蒙蒙一片看不清啊。

夜逛七里山塘

要说有啥闲情愁绪之类的不良情感,最好的方法就是“走出去”,现如今这冬天里的小凉风会帮忙驱散一切,最后大脑里只剩下点木木的、麻麻的醉人感觉。

呆在苏州的酒店里,实在无聊,也没心思干活,虽然住的这十全街号称苏州的酒吧一条街,不过这两天路过发现,生意都很惨淡,比这冬天的阳光还惨淡。于是也就没了进去体验的兴致。

想想上次来的时候逛的七里山塘是夏天,当时还阳光灿烂、热的要死,今儿正好冷的要死,去感受感受很合适,两次加起来算得上阴阳调和了。

夜晚的山塘灯光颇有点飘渺之感,远处的房屋、桥梁轮廓呈现,倒是有点神秘之态。

夜晚,加上寒冷,山塘街上行人不多,其中多数还是匆忙回家之人,由其行色可辩。 从灯火璀璨之地一直走到阑珊之处,折回,随便选择了个胡同,信步而行。老街被休整成对外的门面,其后才是实际的居住所在。行走其中,才发现两米来宽的胡同在两侧房屋的映衬之下犹如一线,于是也就显得越发的长。抬头向上,本不算高的墙体居然有股子压迫之感,很奇妙的感觉。

仔细聆听,隐约传来的是已忘记名字的古老流行歌曲,以及一些还在做饭的锅碗瓢盆声响。路上偶有遇到遛弯的老人,追打的孩童,以及不省人事、被人搀扶的醉汉,还有那晚归的漂亮姑娘。这次第,汇聚成的感觉是:宁静。 小时候下雪之时围绕村子闲逛时,好像就是这种感觉。

一步三摇,七歪八扭地穿街走巷,不经意间已到了出口。刹那间所有属于城市的声、色、光全都涌入五官。刚才的宁静瞬间烟消云散。相差不过百米的两地居然如同两个世界。

拦下一辆车,重回这喧嚣之地……

在长沙呆的挺没意思

这几天有点事来到长沙,传说是个夜生活丰富、美女遍地之所,可惜这四天估计没有什么时间机会去体验一把了。住的这地方据说是个五星级的酒店,不过偏离市区半小时的车程,周围除了石头就是山头。于是这趟长沙之旅也就非常没有意思了。

晚上一众男女跑去市区传说中的毛家饭店吃了一顿,据说当年老毛衣锦还乡的时候就是在这儿大宴亲朋。可惜这几天实在太累,在车上居然晕的头痛加肚子恶心,于是这桌酒宴也就是蜻蜓点水,没吃出啥滋味。

吃完又溜达着去那最繁华的商业区。哇,酒吧真多,众多美女出出进进,可惜今天状态实在太差,吧是泡不得了。真tmd让人痛心疾首。

一熟悉环境的哥们把大家带到酒吧附近的一个小饭店,因为这儿的生蚝非常不错。吃完之后发现墙上说生蚝这玩意真是个好东西,“男人的加油站,女人的美容院”啊。群众立刻踊跃,话题开始奔向下三路。看来无论男女聊起这个都是趣味盎然。

下面还剩两天,忙一天,空一天,不知道是去外面逛逛,还是只泡泡酒店的小鱼温泉呢……

同里两日

周末在同里呆了两天。说是两天,实际呆在同里的时间只是一个白天加一个黑夜。虽说同里距离上海很近,不过一路辗转及买的火车票不够及时,使得“在路上”占用了太多时间,规划不足之故。

江南古镇算得上是我魂牵梦萦之地,这是小时候看小说时不经意种下的情节。上次去的朱家角商业的让人失望,而传说中的周庄据说犹有过之。此次同里行让我重又找回了点当初的念想,淳朴、生活气息浓郁、商业化较淡。

一千个人有一千个江南水乡,而我的水乡总是下着小雨,片片雨伞徜徉河畔,伞下的或为才子、或为佳人。

这次去同里之前上海下着雨,而且天气预报显示下面几天也是阴雨天气,这才决定去水乡。遗憾的是,两个白天,天气好的不得了,阳光灿烂,还算幸运的是晚上终于下了雨。

水乡水景昨天下午坐完船后天色已黑,找了家饭馆吃饭,桌子放在河边,饭到中途,小雨开始淅淅沥沥,伙计给撑起了大伞。雨滴打的伞顶噼啪作响,就着这雨声感觉饭菜越发的香。雨线横斜,时不时飘进几滴到脸上,十分清凉。难得的一次体验,雨中吃晚饭。不过饭菜并没什么个性,点了最贵的银鱼,号称的白色三宝之一,味道和我曾经吃过的任何一条鱼类似。

晚上的同里没有酒吧,没有对歌,没有流浪歌手与他们的情人,于是只好回去看电视、睡觉。
住的是老街宾馆

第二天的同里阳光十分明媚,有点烤人。早饭是吃的宾馆边上的本地小吃,名字忘记了,但可以称之为绿色、白色的糯米圆子。我曾经说过,所谓的特色小吃一般表现在外观、名字、以及广告语上面,至于味道,那是十分次要的。这些特色圆子的味道也如是。

同里的门票是套票,80大洋,10个景点,平均下来,8元一个,算得上便宜了。但问题是,一天逛8个园子,任谁都得头昏眼花外加恶心吧,所有的布局、摆设、花草、树木、小桥、流水,最后都混为一团,分不清退思园和珍珠塔有何区别。这是暴饮暴食的恶果。

同里的园林风格其实与苏州的没什么太大不同,只是局面稍小了些,不过却少有苏州园林的逼仄之感。苏州园林给我等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见缝插针地放置了过多的假山、阁楼。而这点同里的布局倒是更加开阔,逛着也舒服的多。

我逛过的古城镇不多,按时间顺下来也就是朱家角、丽江、束河、大理几个。在逛同里时总是感觉和束河蛮类似的。商业氛围都不是很浓厚,极具生活气息,经常看到当地人拿着小板凳坐在门口聊天、吃饭,顺便亲切地给旅游者指指路,而不是给他们推荐自己店里的商品。还有一点就是同里和束河都有穿行其中的河流,区别就是同里的是河水,而束河的只是细流,另一个区别是束河的水很清、同里的水很脏。

回程有点晚,到了苏州已是6点多,买的回上海的票则是9点半的,熬了三个多小时。不过回味着同里,倒也不觉得难过。相信将来还会再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