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吃吃喝喝

糟蹋大闸蟹

同事送了俺四个大闸蟹,据说是阳澄湖正宗,有腿毛作证。 本不想要,因为还得自己动手把这玩意整熟。后来还是拿了,因为想想今年好像还没吃过螃蟹呢。 回来后google了下做法,想用“蒸”的,可惜没有工具。只好直接下水煮吧。 水开之后,四个全扔了进去,又掐表等了20分钟。过去一看,靠,黄都被煮出来了,弄出一锅黄汤。 晾了一会开始品尝,味道一般,感觉还没有上次在朋友家蒸的普通蟹好吃。 有点暴殄天物。

昆明第一顿

没事翻照片,看到了这张,口水顿时上来了。这是在上次去昆明的时候,wuyu带着去吃的,地方没记住,好像离翠湖公园不远,周围蛮多学校的。 吃了第一口,眼泪差点下来了。老郁平时也是常自诩能吃辣的主,虽然在四川重庆湖南不敢充大尾巴狼,在其它地方还是颇敢叫嚣一下,现在看来到了云南也得低调啊。 味重、辣、刺激是这俩菜的主旋律,不过时间久了,菜名及原材料都记不大清,反正左边是鱼,右面是鸡。 现在看着,口舌生津,在上海实在没找到这种过瘾的地方。什么时候能够重回云南呢,一定要吃个过瘾才行。

走,烧烤去

先说句题外话:当年我一同学学习做网页,第一个成果就是一色情站点,里面栏目有“波涛汹涌”、“美腿如林”等,今天在淘宝网站看到前者,感觉非常亲切。(消息来源:和菜头Blog) 最近上海的天气很热,非常热,热的我四肢不勤、五谷不分,连呼朋唤友泡mm的兴致都没有了。 不过晚上实在有点不大呆的住,原本有mm要拉我去上海著名一夜情酒吧“夜色”开开眼的,可惜临时被放了鸽子。不过也好,这么热的天,跑那么老远逛酒吧本就不是我所欲也。于是拉上一兄弟去曹阳路那个图门烧烤祭祭五脏庙,味道挺好,可惜是室内的。 有人说上海夜生活丰富,我说就是扯淡。上海基本就是我所逛过的地方最没有夜生活的地方了。当然,如果看官您把泡吧、蹦迪、唱K、找小姐都算在内的话,倒也真是不少。 可我向往的夜生活是,半夜三更十二点,拉上一帮兄弟姐妹,找个露天的烧烤摊子,上一堆烤肉,再来几瓶带露珠的北极冰啤酒,然后很没形象地甩开腮帮子吃吃喝喝。如果你想玩点情趣,那有明月就欣赏明月,没明月就欣赏那暗暗的夜去吧。 唉,这种活法,我在大学时候经常过,在青岛时候偶尔过,在上海时候没有过。 目前记忆比较深刻的是,当年在南京吃了一次烧烤(美中不足是室内的),那天晚上刘翔夺了冠;在昆明吃了次,那天晚上对着两个mm瞎扯淡。现如今恍惚中觉得这种日子仿佛就是人生之真谛。 当然,还得算上重庆那一个月的幸福生活,经常在凌晨2点钟的时候跑到一个马路拐角,几个人点上一堆乱七八糟的烤鱼、烤肉、烤青菜,一边痛骂三峡大坝对重庆气候的影响,一边评估那些跟我们在一个摊子宵夜的小姐们的身条价码。 可上海,烧烤摊子都搬进装潢不菲的室内去了。mm娇嗔着说:我们烧烤去吧。指的绝不是路边摊(在那你只能站着吃),而是什么巴西烤肉、韩国料理、日本生鱼片。正襟危坐、谈笑风生、拿着白毛巾轻抹嘴唇,活脱一副小资傻样。吃着累倒是次要的,可关键是这些东西味道确实tmd不咋地啊。 还有一点让人痛苦,到了晚上10点,你想找家饭馆吃饭都不是件容易事。相比之下,广州10点时候,男女老少才开始出来逛街。我上次呆了两周,虽然浇了两星期的雨非常郁闷,可这广州的夜生活让我印象深刻。我住的小区不大,有两家规模蛮大的超市,十几家饭店,最早打烊时间是凌晨3点。 下一次不知会是什么时候,才又可以端着冰啤酒、啃着羊肉串、扯着jb淡。 或者哪天去西湖边上试试? 丽江的束河古镇,丫们用这种法子冰啤酒,嫉妒死我了

重庆印象

对我来说,一个城市能否让我喜欢,看其饮食。而重庆在吃的方面真是非常合我胃口。 那还只能说是微辣的火锅虽然让我第二天肠胃有些不舒服,脸上也冒了几个小疙瘩(立竿见影,一夜过来就出现了),不过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让人实在难以忘怀。而串串香与火锅也颇有相似之处,就是让你脑门发亮,浑身冒汗。 经常在饭馆里面看到赤膊的男人,身材无论健美还是走样,大家都是痛痛快快地光着膀子,配合这面前雾气腾腾的火锅,实在是非”痛快”无以形容。搞的我也是蠢蠢欲动,颇想跟着裸一把。可惜初到此处,尚未融入此种氛围,到底有点放不开。 题外话:现在经常有报纸杂志声讨所谓的膀爷现象――当然了,主要针对的北京,还没顾及到重庆,因为那个2008奥运会――说是影响城市形象。看这些文章,我的感觉是,一帮闲的蛋疼的家伙又找到了些次要问题。什么是城市形象,所谓的城市形象应该是人们是否舒舒服服、痛痛快快地享受着自己的生活,只要不影响其他人。很显然,那些拥有话语权的家伙希望人们衣冠楚楚、正襟危坐,言必×容×耻。好像不如此,不足以与国际接轨。我们能怎么办,除了冲他们竖中指? 其实我看那些老外倒是更喜欢当膀爷,中国的街头时常能够看见光着膀子的老外甩着一双长腿傍若无人地闯红灯。 当然,吃的方面不光是火锅了,这几天其实也就只吃了一次火锅,一次串串香,这种东西如果天天吃的话,我估计很难活着回上海了。平时大家都是在小区的一个饭馆解决问题,离住处最近,可以有效地减少”曝光”时间――这几天实在是热,即使晚上也是余威犹在,搞的我连出去逛逛重庆、看看美女的勇气都没有了。饭馆的味道真是不错,口感比较重,开胃。几顿饭下来,发现每次都是比平时多吃了几乎一半的东西。希望我这已经危险的体形不要有进一步的不良趋势。另外一个比较爽的是,住的这个加州花园的生活气息非常浓厚,生活设施也非常齐全。例如楼下就是一个游泳池,每次只要7块钱,可以游两三个小时,那是相当的便宜了。每天四五点钟下去泡一下 ,施展一下我的狗刨绝技,虽不雅,但痛快。不过可惜的是这个时间点估计美女们都在上班,所以在池子里看到的多是些小屁孩(不过他们的游泳水平普遍在我之上,怨念),这点让我颇为的遗憾。 对于生活气息,另一个体现就是晚上吃完饭后,大家都在小区里面溜达,经常是成群结队的,看来那种都市里的老死不相往来的风气这边还没有形成,值得庆幸。 下面剩下的就是对美女们的印象还属于空白了,看来哪天得抽空啊……

生鱼片怎么做的?

晚上与一个朋友跑到一家日本餐厅尝鲜,总体感觉味道没有想像中的难吃,味道一般吧,总体感觉是日本菜太好做了,连下锅炒都不用。 不过感到很奇怪的是,那些生鱼生肉吃起来就跟吃蔬菜似的,没有想像中的那股子腥味,倒有点脆滑。至于血丝啥的更加的没有了,这些玩意是怎么做出来的,百思不得其解:(

南桔北枳,东北菜到了上海也变的这小盘

几个人一天没吃,饿的两眼发绿,终于决定无论天气如何寒冷,小雨如何滴滴答答,也要起床出去吃饭。路上构思半天,突想起附近那家东北饺子馆还一直没去过,于是立刻调转马头,杀奔过去。 此饺子馆位于茅台路、水城路交界处,虽然广告牌上写的是饺子馆,不过门面确实不小,占了二楼老大一个场子,此饺子馆好像叫什么”咱家饭店”啥的,后面俩字没记住,就记着前面的”咱家”了。 看着整个风格确是蛮亲切的,门口的挂帘都是碎花布缝制的,与那帮子女服务员的外套类似,一片花枝招展,满是东北的乡土气息。服务员一开口,不管男女老少,都是本山大叔的风格,听着那叫一亲切。毕竟我也是在辽宁呆过四年的,这么久的侵淫已经让我感觉东北话是我的第二乡音了。 进门就感觉到了弥漫于四周的醋的淡淡酸味,果然是饺子馆的风味。我们来的时间还算早,只有稀稀朗朗的几桌客人,省了找座的麻烦。 翻开菜谱,顿时口里生津。那些熟悉的菜名配上色泽生动的图片,这次第怎一个”馋”字了得。什么小鸡炖蘑菇、东北乱炖、牛肉炖土豆、熘肝尖、熘肥肠,等等等等。拼命抑制住全点的冲动,选了几样以前吃过的(为了保险)和几样没吃过的(为了尝鲜),有牛肉炖萝卜、熘三样(肝尖、肥肠、另一样没吃出来)、猪肉大排、某某拔丝、某某小煎饼、两盘饺子等(寒,吃了半天,多数菜的名字没记住,下次吃饭一定带个笔记本)。要是照东北的风格,三个人三盘菜足以,不过既然到了上海,估计盘子会缩水很多,于是乎多要了几样,当然,最后证明这个举措是英明的。 先上的是牛肉炖土豆,上桌一看,满怀的期待就消失了一半了,原本那种对着大盘胡吃海喝、大快朵颐的爽快期待看来是不可能实现了,寥寥几块牛肉伴着寥寥几块萝卜,实在是寒酸了点,虽然味道还不错。当然,后面的几道菜基本延续了这种风格,味道都还可以,尤其是饺子,肯定原味(不过,那几种材料拿到哪儿做,味道都没啥差别吧)。 边吃边感叹,挺豪气的东北菜,那么大的盘子到了上海愣是看不到了。要知道,当年在东北的时候,经常是七八十块钱能点一大桌,10个人往往还吃不玩,价格便宜是一回事,量实在是足啊,不客气地说,东北的一盘菜放上海基本就是两盘、或是更多。 当然,按照上海的普遍形式来比较的话,这家的味道还算地道,价格也不是太高,整体打分80左右吧。 这顿饭我们吃了128元。我们走时,整个餐厅已经座无虚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