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扯淡

事实上……

前两天服务器内存又爆掉了,我买的这个空间上搭建的所有站点都500错误,跟Dreamhost支持人员扯了几个来回,要求不用这个所谓的Private Server,太垃圾了,丫们不乐意——那是肯定的,用这个PS,我时不时就得增加内存,每1M内存都是银子啊。 简单查了下日志,主要还是爬虫、Spam太凶悍,Spam没办法,只好对爬虫下手,索性将所有爬虫屏蔽了,事实上上次也是这么干的,直接的结果就是Google、百度里面我这个blog几乎没啥收录了。倒也省事。然后加了个WP Super Cache插件,结果导致IE下面无法访问,只好干掉之。 事实上,由于目前Twitter用的比较多,Blog更新已经几乎停滞了。嗯,我的Twitter:@someok 事实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靠,咱就不用那么矫情了,不就是89年6月4日天安门前那件事嘛——想去Twitter你得翻墙先。 事实上,因为这日子,我这blog上也开了天窗了,所有图片均无法显示,因为Flickr上面也太多64照片,遂被党国日了。 事实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我们以史为鉴吧,朱棣让死去的老爹继续当皇帝,这种鸵鸟手段的结果仍然是“殿下百世后,逃不得一‘篡’字。”。 事实上,所谓盛世也是不靠谱的,北京上海的盛世和广大乡村的盛世是不一样的,光鲜的永远不是大多数,这点可以从当年的康熙、乾隆盛世与化外之民的英国对比一下,可惜的是,当前情况仍然没有多少变化。 公元1793年,也就是乾隆五十八年夏天,英国派出的第一个访华使团到达中国。 英国人对这个神秘的国度充满好奇。他们相信,中国就像马可波罗游记中所写的那样,黄金遍地,人人都身穿绫罗绸缎。 然而,一登上中国的土地,他们马上发现了触目惊心的贫困。清王朝雇佣了许多老百姓来到英使团的船上,为英国人端茶倒水,扫地做饭。英国人注意到这些人“都 如此消瘦”。“在普通中国人中间,人们很难找到类似英国公民的啤酒大肚或英国农夫喜气洋洋的脸。”这些普通中国人“每次接到我们的残羹剩饭,都要千恩万 谢。对我们用过的茶叶,他们总是贪婪地争抢,然后煮水泡着喝。” 使团成员约翰·巴罗在《我看乾隆盛世》中说:“不管是在舟山还是在溯白河而上去京城的三天里,没有看到任何人民丰衣足食、农村富饶繁荣的证明。……除了村 庄周围,难得有树,且形状丑陋。房屋通常都是泥墙平房,茅草盖顶。偶尔有一幢独立的小楼,但是决无一幢像绅士的府第,或者称得上舒适的农舍。……不管是房 屋还是河道,都不能跟雷德里夫和瓦平(英国泰晤士河边的两个城镇)相提并论。事实上,触目所及无非是贫困落后的景象。” 事实上,20年过去,有些东西确实在被遗忘。当年的”不许评说“(现在仍如是)政策确实起到了作用,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 事实上,本来在被遗忘、渐少关注,甚至为很多80后、90后所不了解,党国的政策起到极大效果的时候,某些人居然干起了启蒙的活,例如把flickr、Twitter封掉,让饭否、VeryCD、校内维护…… 事实上,中国的互联网由一帮猪头在管理,相信邓小平同志泉下有知也会被他们气的翻个身。

谁比我们代表更幽默 – 2

两会不结束,娱乐不停止。今天又见代表新言论:龚学平:恢复大学五年制教育。 龚学平代表认为,大学生第一年搞军训起码有三个好处,首先军训是培养大学生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的一个好的平台,是素质教育最好的场所,美国、新加坡都是这样搞的,别人能搞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搞。其次,有利于现代化国防的建设,今天是现代化的战争,科技含量很高的战争,如果没有大量高中以上知识水平的士兵,打起仗来是要吃大亏的。最后,5年制可以缓和一年就业。 龚学平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建议会有很多人反对,但他仍然坚持:从国家利益、军队建设、学生的素质教育来讲,大学恢复5年制都是可以做的。 龚学平补充自己的建议说,大学军训第一年国家可以免交学费,只要交生活费就行了。 附上一篇饱醉豚的评论龚学平,比倪萍姐姐还山寨,牛博上的,需要翻墙。 到底是娱乐无极限呢、幽默无极限呢,还是弱智脑残无极限呢?

谁比我们代表更幽默?

我记得“人大”貌似是“人民代表大会”的简称,那么“人大代表”也就应该是“人民的代表”。老郁政治学的不好,有点吃不准,专门去Wikipedia查了下,确实没错。当然,橡皮图章、从没见过选票之类的情况那是另码事,这儿不说了。 换句话说,这玩意类似美国的两院,立法机构,人民的喉舌(现有的游戏规则下,咱也就假定认为是真的了),代表人民监督政府的。 今天跟几个朋友吃饭,聊到当前两会,说到一些提案,一哥们斩钉截铁地说:丫们肯定是在玩黑色幽默!理由是,能当代表的人,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智商的,既然敢提这些提案,肯定是在说反话。 他这一说,我倒是有点吃不准了,毕竟某些提案不用“黑色幽默”来解释的话,就只能说代表白痴了,但显然白痴是不能当代表的,于是只能反证这确实是黑色幽默。 例如(排名不分先后): 浙江代表范谊请人大动议:授温总理为全国劳模(去年是要求提高印花税) 政协委员蔡继明:设“硕士后”“学士后”(嗯,还有圣斗士、圣斗士后、烈士、烈士后) 张亚忠:大学生去卖猪肉不是一件坏事(我不反对大学生卖猪肉,但我觉得把这个放到人大来说,是不是有点浪费行政资源?) 赵超代表:建议设立子女养老社会保险金制度(开鸡毛玩笑,直接给父母不得了,你还搞成制度,还嫌贪污途径少?) 政协委员朱征失:建议发行千元钞票(一步到位,直接发行亿元钞票得了) 人大代表严诚忠:穿国服可刺激经济增长(服装厂的,肯定的) 全国政协委员宗立成:确立国花可刺激经济(不光要确立国花,还要确立国草,我支持狗尾巴草) 厉无畏:住房保障要做到“居者有其屋”租房也算(果然很无谓) 医药卫生界委员:中国看病不算难也不算贵(哦,医药卫生界。。。的委员) 政协委员建议适当放开博彩业(支持,下一步是小姐合法化。不过,咱们的股市还不算赌场?) 专家建议对炒股亏损者减税 —— 摘录:如果像某些专家所说,让起征点提至6000元或8000元,起征点提高太多,一方面财政收入受影响较大,另一方面也会让收入几百元一千多元的群众感到不满,为何收入四五千元的高收入群体也不缴税?而假如起征点只小额提高,则作用有限,意义不明显。(别啊,人民群众肯定不会不满的,您尽管放心) 政协委员重庆市发改委副主任吴刚建议改称人民币为”中华元”有利国际化(不要人民啦?) 本来还想列上倪萍那个山寨提案的,不过人家后来说了,反对的是抄袭,不是山寨。

据说灾区黑板要短缺了

宅边社报道: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在视察灾区小朋友的时候于小黑板上题下激励墨宝,具有极大意义,目前已考虑刻成碑文以提升灾区壮志。 胡锦涛总书记于昨日在各级领导陪同下视察灾区金山寺村一临时上课点,向小朋友们致以节日的诚挚问候,并拿起粉笔在小黑板上写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自力更生,艰苦奋斗。 人民群众认为总书记的墨宝极为珍贵,有关部门正在评估将此墨宝刻成碑文的可行性。另外,对于留有总书记墨宝的小黑板由于师生们舍不得擦掉,当地教育部门决定将其予以收藏,将来放置到博物馆中,与温总理的“多难兴邦”一起作为镇馆之宝。 另外,在我最高领导人的带领之下,各领导人间掀起了在灾区学校小黑板上题字的热潮,目前此股热潮造成了当地小黑板短缺,学生无法正常上课,因此有关部门呼吁广大群众向灾区多多捐献小黑板。 宅边社为你非现场扯淡报告。 Update(2008-6-4): 果然收藏了,总书记题字小黑板已被保存

西藏。。。西藏。。。

西藏现在好像没什么动静,大家都开始回过头来讨论民族、文化、传统之类的大道理。很多人谈到了文化保护这个问题,不过就老郁看来,谁也甭保护谁,大家自由发挥就是了。一谈到“保护”二字,基本上被“保护者”就离死不远了。例如大熊猫,国宝啊,不过谁乐意过那种日子呢,连个繁殖都得靠人工催情。 另一个问题就是这次西媒的集体“恶搞”事件,这么多天了,还是看到有人用弱智的理由帮丫们辩护:哪个媒体没有立场,没有倾向,没有……西媒不错了,看看CCAV,丫们更加恶心云云。 老郁真是替这些西媒头痛,有这样的饭丝实在颜面无光,这明明就是饭桶嘛,哪有人会去跟一坨屎比谁更加不臭的??? 本来不想在这个blog里面涉及这些敏感内容,毕竟被GFW干了两次了。另,初次用wordpress2.5发文,试试效果。

无题

在客齐集上碰运气,想看看有没有人转让张车票啥的——大过年的,回家是场大仗,离家也同样麻烦,这万恶的春运啊——看来这次运气不咋地,没找到车票资源,于是在客齐集闲逛,进了这个帖子:通缉:同城寻缘的酒托,这一看就不舍的走了,有意思。一群受骗上当的狼们哀鸿遍野。 “我们本着良好的态度想去交朋友,只不过被一些有目的女生给骗了而已,我们是受害人”,看到这句我笑喷了。这就跟有人要去酒吧寻找纯洁的爱情一样搞笑。 当然了,酒托这种恶性职业确实需要打击,丫为我们男同胞的寻花问柳设置了极大的路障,花了钱不说,人也得不到,这实在是件痛苦的事情啊。当年我一哥们怀揣一颗春心,屁颠屁颠跑到人民广场见网友,几个小时后咬牙切齿回来说是遇到酒托了,唉,那种痛苦我们实在是感同身受啊。 记得前一阵看到篇blog(谁写的忘记了),说的SNS原动力是什么,作者的结论是“性”。老郁点头:然也! 如果说在网络开始的时候(或者QQ刚出现那阵),网友见面多还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以床为目标算是少数。那么现如今呢?嗯,性是社会发展原动力这话确是真理。 (奶奶的,本来想往SNS方向发挥一下的,可天太冷了,缩进被窝,下文以后再说)

对孩子,这就是暴力

最近“很黄很强大”这个词很流行,饭否上面不时就有人蹦出一句。作为一时刻紧跟IT风向的宅男,不了解这个词的出处含义简直就是种耻辱。遂Google之,原来是个13岁的小姑娘面对CCTV的话筒抛的一句。看完一乐,准备关掉。咦,发现不对,好像很多人在上纲上线,对这个不通世事的小姑娘不光要打倒在地,还要踏上一只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 有网友发帖时称:“面对CCTV的记者,她面不改色地向全国观众说谎,难道她就不知道要为自己的话负责吗?小时候就敢这样,成年后还不知会堕落到什么地步。对于孩子,成绩很重要,但假如思想道德败坏,那成绩再好也没有用。” tmd,说这话的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你要是针对一成人这么说,我会夸你说的好,你丫对一个13岁的小孩也这种要求,靠,你文革过来的吧?现在法律对于未成年犯罪还减轻处罚或不予追究呢,何况小姑娘这么一句。还对自己的话“负责”呢,先不说丫们当年13岁的时候是否通人事,就算现在又有多少成年人敢扪心自问,是否敢对自己说的话都负责呢? 我还真没觉得这句有啥问题。很黄很暴力的图片又不是没有,你怎么就能立刻认定人家小姑娘就是撒谎呢?我看你丫撒欢倒是真的,好不容易逮着点话头,瞧你,都乐的打滚了。 另外,俺想问问,色戒里面那几个镜头算不算很黄很暴力啊,靠。 无论如何,对这么个小姑娘,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给她营造一个还算正常的生长环境,对一个孩子口诛笔伐算不算是种羸弱的表现? 现在的中国,值得你开炮的地方太多了,只要你有真正的勇气。求你了,挽回点良知,放过孩子们吧。

G.cn 2008

Google中国不知花多少钱搞了个G.cn的跳转域名,黑板报情不自禁自己的狂喜昭告天下。 老实说,这个域名确实牛逼。不过我老是读成“G点中国”。 Yeah,2008,G点中国!

二啊二啊,我要很多的二啊

21世纪最需要的是什么?瞧,你又说“人才”了。应该是忽悠。 而搞软件的呢这方面好像先天比较缺乏,瞧,这帮仁兄卯足了劲搞了个“2007软件开发2.0大会”,上台的貌似都是重量级人物,赞助商也颇是拿人。可惜口号早就是别人玩剩下的了。 AJAX、RIA、REST、Mash-up引领新一代Web发展趋势; Google APIs、Amazon Web Services为互联网应用架构描绘未来蓝图; IBM Lotus Connections、Oracle WebCenter、BEA Enterprise Social Computing Suite 拥抱企业级社会网络,SAP、SUN倡导开放标准技术, 企业级软件进入新时代; 并行计算、多核架构彰示新一轮计算环境变革; 微软Live、Salesforce AppExchange、Red Hat Exchange展现软件服务新模型…… 概念,概念,玩的全都是概念。估计组织者对于所谓的2.0表示的啥自己都一头雾水吧。还不如直接叫“软件开发忽悠大会”来的干脆。 2.0搞多了,可不就是满眼的2了嘛。

偶得一联

中午与某餐馆见一幅水乡壁画,同事随口曰:清明上河图。灵光乍现,得一联: 上联:锄禾日当午 下联:清明上河图

新法制中国

2007-09-06 彭宇案判陪徐老太4万; 2007-09-19 两名学生将跌倒老太送进医院 被判赔4.7万。 案件本身无所谓,关键是判决依据让人冒汗。后者拖了近一年才出结果,估计是受到前者的影响。 从此之后我们不光要注意“常理”,也得小心“间接证据”。 后悔当年没考法律系,现在要是遇到什么事,法官想怎么蹂躏你就怎么蹂躏你,你还不能叫一声不爽。

Taiwanese

在王老板的Blog上面看到taiwanese这个词,用金山词霸查了一下,里面居然有这个词: Taiwanese adj. 台湾的,台湾人的 n. 台湾人 真不和谐啊,愤青们抓紧鼓起脑门上的青筋、冒出脑门上的虚汗,痛骂金山吧。

我们都是当事人,我们都是旁观者

对《南方都市报》印象一直不错,南方的几家报纸一向属于敢言,且言之有物的。不过这次看到这篇社论:彭宇案引发舆论风波 正义不能覆盖真相,真是失望的很。 题目起的很大,拿起正义的帽子一把盖在了舆论的头上。文章啰嗦了半天,中心思想不过是“徐老太和彭宇双方各说各话,谁也无法证明自己是真的,那么舆论就不该一边倒地支持彭宇”。 作者自以为站在了制高点,却严重忽略了当前民意沸腾的根本原因。事实上,这个案件只能说是个引线,而点着这跟引线的实际是那篇不着四六的判决书。 这篇判决书极好地起到了打压好人好事、张扬不正之风的作用,在根本不存在三权分立的当下,大家完全可以将其解读为官方表态。唉,不经意间这个法官又给咱党抹黑了。 因为这个案件,知道了一个名词:碰瓷。 最后,引一篇看到这一段新闻,我为什么会泪流满面,文章的主人公可能是我们每一个人,旁观者也将是我们每一个人……

本站存在的不良信息

17大要到了,各单位请注意,从即日起开始清查自己站点的不良信息…… 为响应此号召,本blog发现不良信息如下: 此站点提供便捷检查方法。 一开始还不大相信,以为丫们在忽悠,将上述“不良信息”在我的blog里面搜索,原来这些信息还都有。 如此一来,一本新华字典还有多少非“不良信息”?

中国人民没觉得需要谢罪

最近少林释方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据说有人造少林的谣了,铁血有人发了篇《日本伊贺忍者少林踢馆,众僧不敌枉为武林泰斗》,各大网站纷纷转载,给少林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说句题外话:很久没去铁血了,今天上去一看,嘿,开眼啊,这以后还上屁黄色网站啊,铁血就挺好。 老实说,那个帖子里面描述的情节蛮武侠的,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人相信(后来作者每天五分钟也道歉了,不过更像是狡辩啊)。当然这不是俺关注的地方,少林肥头大耳方丈很生气,俺也无所谓,不过呢,看着丫们的声明却觉得蛮不爽的。 声明中表示,少林寺强烈谴责网友“每天五分钟”造谣惑众的恶劣行径,这不仅是对少林寺和少林寺全体僧众,更是对中国武术界以及中华民族的一种极端不负责的行为。同时希望该帖撰写者自行公开道歉,向全体中国人民谢罪。 什么叫做拉虎皮做大旗,这篇声明就是最好的注脚。“中国武术界”、“中华民族”都拉上了,还要向“全体中国人民谢罪”。求你了,中国人民没觉得需要谢罪,你别代表人民行不,你还真把自己当作我党了啊? 另外,少林寺到底是个什么机构?国有企业?民办企业?私有企业?或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