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

前两天服务器内存又爆掉了,我买的这个空间上搭建的所有站点都500错误,跟Dreamhost支持人员扯了几个来回,要求不用这个所谓的Private Server,太垃圾了,丫们不乐意——那是肯定的,用这个PS,我时不时就得增加内存,每1M内存都是银子啊。

简单查了下日志,主要还是爬虫、Spam太凶悍,Spam没办法,只好对爬虫下手,索性将所有爬虫屏蔽了,事实上上次也是这么干的,直接的结果就是Google、百度里面我这个blog几乎没啥收录了。倒也省事。然后加了个WP Super Cache插件,结果导致IE下面无法访问,只好干掉之。

事实上,由于目前Twitter用的比较多,Blog更新已经几乎停滞了。嗯,我的Twitter:@someok

事实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靠,咱就不用那么矫情了,不就是89年6月4日天安门前那件事嘛——想去Twitter你得翻墙先。

事实上,因为这日子,我这blog上也开了天窗了,所有图片均无法显示,因为Flickr上面也太多64照片,遂被党国日了。

事实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我们以史为鉴吧,朱棣让死去的老爹继续当皇帝,这种鸵鸟手段的结果仍然是“殿下百世后,逃不得一‘篡’字。”。

事实上,所谓盛世也是不靠谱的,北京上海的盛世和广大乡村的盛世是不一样的,光鲜的永远不是大多数,这点可以从当年的康熙、乾隆盛世与化外之民的英国对比一下,可惜的是,当前情况仍然没有多少变化。

公元1793年,也就是乾隆五十八年夏天,英国派出的第一个访华使团到达中国。

英国人对这个神秘的国度充满好奇。他们相信,中国就像马可波罗游记中所写的那样,黄金遍地,人人都身穿绫罗绸缎。

然而,一登上中国的土地,他们马上发现了触目惊心的贫困。清王朝雇佣了许多老百姓来到英使团的船上,为英国人端茶倒水,扫地做饭。英国人注意到这些人“都 如此消瘦”。“在普通中国人中间,人们很难找到类似英国公民的啤酒大肚或英国农夫喜气洋洋的脸。”这些普通中国人“每次接到我们的残羹剩饭,都要千恩万 谢。对我们用过的茶叶,他们总是贪婪地争抢,然后煮水泡着喝。”

使团成员约翰·巴罗在《我看乾隆盛世》中说:“不管是在舟山还是在溯白河而上去京城的三天里,没有看到任何人民丰衣足食、农村富饶繁荣的证明。……除了村 庄周围,难得有树,且形状丑陋。房屋通常都是泥墙平房,茅草盖顶。偶尔有一幢独立的小楼,但是决无一幢像绅士的府第,或者称得上舒适的农舍。……不管是房 屋还是河道,都不能跟雷德里夫和瓦平(英国泰晤士河边的两个城镇)相提并论。事实上,触目所及无非是贫困落后的景象。”

事实上,20年过去,有些东西确实在被遗忘。当年的”不许评说“(现在仍如是)政策确实起到了作用,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

事实上,本来在被遗忘、渐少关注,甚至为很多80后、90后所不了解,党国的政策起到极大效果的时候,某些人居然干起了启蒙的活,例如把flickr、Twitter封掉,让饭否、VeryCD、校内维护……

事实上,中国的互联网由一帮猪头在管理,相信邓小平同志泉下有知也会被他们气的翻个身。

谁比我们代表更幽默 – 2

两会不结束,娱乐不停止。今天又见代表新言论:龚学平:恢复大学五年制教育

龚学平代表认为,大学生第一年搞军训起码有三个好处,首先军训是培养大学生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的一个好的平台,是素质教育最好的场所,美国、新加坡都是这样搞的,别人能搞的,我们为什么不能搞。其次,有利于现代化国防的建设,今天是现代化的战争,科技含量很高的战争,如果没有大量高中以上知识水平的士兵,打起仗来是要吃大亏的。最后,5年制可以缓和一年就业。

龚学平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建议会有很多人反对,但他仍然坚持:从国家利益、军队建设、学生的素质教育来讲,大学恢复5年制都是可以做的。

龚学平补充自己的建议说,大学军训第一年国家可以免交学费,只要交生活费就行了。

附上一篇饱醉豚的评论龚学平,比倪萍姐姐还山寨,牛博上的,需要翻墙。

到底是娱乐无极限呢、幽默无极限呢,还是弱智脑残无极限呢?

谁比我们代表更幽默?

我记得“人大”貌似是“人民代表大会”的简称,那么“人大代表”也就应该是“人民的代表”。老郁政治学的不好,有点吃不准,专门去Wikipedia查了下,确实没错。当然,橡皮图章、从没见过选票之类的情况那是另码事,这儿不说了。

换句话说,这玩意类似美国的两院,立法机构,人民的喉舌(现有的游戏规则下,咱也就假定认为是真的了),代表人民监督政府的。

今天跟几个朋友吃饭,聊到当前两会,说到一些提案,一哥们斩钉截铁地说:丫们肯定是在玩黑色幽默!理由是,能当代表的人,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智商的,既然敢提这些提案,肯定是在说反话。

他这一说,我倒是有点吃不准了,毕竟某些提案不用“黑色幽默”来解释的话,就只能说代表白痴了,但显然白痴是不能当代表的,于是只能反证这确实是黑色幽默。

例如(排名不分先后):

本来还想列上倪萍那个山寨提案的,不过人家后来说了,反对的是抄袭,不是山寨。

草莓也没必要一直是甜的

注:本文上午被我删除了,不过现在重新恢复。删除的原因参见《前文删除》,恢复的原因在里面的update部分也有提及。本来是反驳bonnae的文章,因为不了解1510的读者推荐制度,错把下面链接的伍岭的文章当作bonnae的了。结果是本文把伍岭当作了批评目标,不过引文多是来自bonnae。

另外,bonnae对于我这篇乱七八糟的批评文字很是大度,只是指出我的失误之处,而没有加以反击。倒是伍岭同志(人民教师兼党员,叫同志没错的)比较干脆,直接破口大骂了。


一五一十部落看到篇批评草莓时代的文章《草莓也有保质期 》,跟到作者的网站又看到另一篇《草莓周刊,越来越难看》。而文章中提到的草莓时代,我多次过其门而未细看,过其门是因为我的一个blog的trackback里面有它的链接,未细看是因为觉得文章太长,链接太多。这次因这两篇批评文章又跟着过去仔细看了一下,原来是个当前热点大全,不错,立刻将feed加到Google Reader中去。

回过头再看批评文章颇觉得其矫情,“草莓的题材选择面越来越窄,无病呻吟的次数与日俱增,没完没了的社会阴暗面却让人倒胃口。满眼望去,草莓几乎每期必提GFW、河蟹、砖家、叫兽让我怀疑草莓的编辑是不是cnbeta的常客”。可惜不知道伍岭同志是脱离现实还是只顾着关心党煤,他所批评的那期周刊,正值GFW疯狂抽风之时,既然是热点,当然要多加收录才是。

中国网 封天下

而所谓的“草莓的编辑恐怕对自己的读者群不怎么了解,不然一定知道你们的受众群多数天天都戴套上网,三剑客不离身的大有人在”,实在让人不敢苟同,不知伍岭同志如何得出此结论的。因为我发现的是另一种情况。另外鉴于本人也是GFW的受害者(12),所以对草莓大力宣传GFW持双手赞成态度,这东西不是知道的人太多,而是太多的人还不知道。

无论如何,中国的进步还是需要大家一起去努力,民间的声音和力量需要凝聚,需要共同发出声音,共同对错误的政策说“不”。只有如此,我们才能逐步的改善自己的环境,让自己的权益得到的更多。

摘自草庵居士视角《我是如何影响印花税政策的?

另外,对于伍岭的“没完没了的社会阴暗面却让人倒胃口”的想法,只能说是抱歉了,这局面不是草莓制造的,而是党国的功劳。想来伍岭同志久居校园,感受的是风和日丽,看到的是四海升平吧

“中立、客观,本是教师的根本态度,草莓的几个编辑我都认识,他们也都是教育工作者,那么为什么草莓周刊变得这么的泼辣,真的是世事不如意兔子也咬人呢,还是我们的性格有缺陷心境不平和。”对于这句话,我还是只能说:校园这个围墙看来有点太高了,至少它挡住了伍岭同志的视线

从另一个角度看问题吧,这几天有个小测验流传甚广: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北大未名版)老郁是中间偏右) 。而就我双眼看到的,还没有一个左派(执政党相信是),这个测验反映了一个很简单的当前现实:全民右派。不知伍岭同志是不是认为大家伙的性格都有缺陷心境不平和呢?

最后一次转载伍岭同志的文字:

再说河蟹社会,这世道谁当权谁狠。他推他的河蟹,我过我的日子,你草莓见天地找些糟践心情的旧闻来无病呻吟。当河蟹成为举国体制深入官心的时候,你的抗议 毫无意外地会被官僚机器自动消音,别说无关痛痒的嘲讽、暗喻人家视而不见,就是我们看多了也会麻木的。草莓的编辑们要知道社会是多元的,官僚虽强势但民间 值得讴歌的亲情、爱情、友情、恩情依然不胜枚举。与其把注意力过分地放在眼高于顶、臭屁狂妄的权贵阶层,不如忠实地回归小市民阶级,用你们细腻的笔触记录 普罗大众的生活,感人的、深刻的、可悲的、可喜的、可恨的,这样的共鸣更有意义。白岩松可以为一张农民工母亲咬着方便面喂自己怀中的孩子的照片感动得热泪 盈眶。自喻“草根”的草莓编辑,难道你们的同情心、同理心还不如个高高在上的CCTV名嘴?

伍岭同志看多了会麻木,而不是想到发出自己的声音,想来这样的同志是最得老大哥欢心的吧。名嘴为那张照片热泪盈眶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却是底层人民生活的困苦,救助体系的缺失。我们已经被“感动”的太多次了,过去我们为劳模感动、为清官感动、为春节时领导的探访感动。借伍岭同志句式:我们感动的麻木了。我们只希望,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少些这样的感动。什么时候农民工母亲能够给孩子吃猪肉,而不是方便面呢?

还是把那些让人感动的鸡汤留给《读者》之类的杂志吧,希望草莓继续犀利,虚假的糖水我们喝的够多的了。

也摘一篇:摘错了草莓?来自草莓一编辑。

不好意思,这篇我也学草莓搞了大量链接了。

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

中国政治坐标系测试(北大未名版)

本测试的目的是反映答题者政治、经济与社会观念“左与右”的坐标。X坐标反映政治观念,负值为左(Authoritarianism),正值为右 (Libertarianism)。Y坐标反映经济观念,负值为左(Communism, Collectivism),正值为右(Neoliberalism)。Z坐标反映社会文化观念,负值为保守(Conservatism),正值为自由 (Liberalism)。本测试系统建立于中国政治价值体系基础之上,试图充分反映中国的特殊国情与政治文化。很多问题反映的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西方政治 语汇中的“左右”,而是中国现实语境中的“左右”。测试题目的陈述尽量满足中立性,即,每条陈述都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对错,同意或反对都代表彼此平等的看 法。

我的得分:政治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9,经济立场坐标(左翼<->右翼)-0.6,文化立场坐标(保守<->自由)0.4

结论:中间稍偏右,基本可以纳入骑墙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