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isc

别了,Dreamhost……

真是不幸,刚把wordpress的版本控制功能屏蔽,就丢了这篇文章。重写,简单写写。。。 前天花了大半天时间把someok所有相关域名都从dreamhost迁移到了godaddy,算是基本告别这个死要钱的Private Server(隔三差五就是5美刀、10美刀的账单,慢刀子割肉,也疼)。 刚刚跑去查了下,发现是2007-3-7买的dreamhost空间,不知不觉3年已经过去了,能在一个地方呆三年,基本都有点故乡的感觉了,所以,在此和dreamhost握个手,告个别。 再见,仨尤娜拉,骨的败……

老郁一梦

最近在起点看一本修真的书——徐公子胜治的《灵山》,连载中,个人觉得作者ms没啥突破,感觉主角的修行轨迹和《神游》区别不大,当然,情节上肯定完全不同,但是,就是有这个感觉。 刚刚睡了一小觉——最近太累,刚吃完东西昏倒在椅子上了——情节基本没印象,好像我成了啥修行高人,反正就是牛b的水平、风发的意气、崇高的名望啥的——日有所思,绝对的日有所思——正在处理一杀人命案,下手的好像是我一朋友,行侠仗义还是报仇雪恨就没印象了,苦主拉着她闹到我的跟前,我正在仙风道骨、正义凌然地说:你且把事情从实道来……就醒了。 砸吧砸吧嘴很是遗憾,难得有这么个梦,可惜想继续入梦就不可能了。 俺这一小梦基本结束,不过这人世间的大梦还在继续。自从到了这2009之后,总感觉异象纷呈,本以为2008这天灾之年过后,会来个转折的下一年,没想到转折是转折了,全转成人祸了。 而且还是逢9的敏感之年,总觉得这一年国人不大容易比上一年更好。 搞不好到了年底咱全国老百姓一起感叹:怀念08……

对Feed做了点手脚

使用Better Feed定制了下,动作主要集中在下体,另外增加了雅虎统计的隐形图片来跟踪Feed阅读情况(既然大家都推荐用这个,那就用吧)。 帖这篇主要是想看看具体效果。不过就这么两句有点太干,只好上图弥补下下。 限制级生活照:

Matrix与未来

这两天有个视频很流行,World Builder,虚拟幻境中,人像造物主一样造物,据说作者花了6年2年来做这个视频,算得上呕心之作,效果不光科幻,而且魔幻。 短短1个小时,主人公建造了一个小镇。当然,于他,这是编程(开始时就说了,Start Program)。很酷的视频,个人认为是目前对于未来虚拟环境的最佳阐述。 当然,之所以在这又帖一遍这个视频,是因为我刚刚看了《人类消失后的世界》——BBC家出的纪录片。 情节很简单,假设了有一天人类突然消失(简直是注定的)之后这颗蓝色星球上将会衍生的美丽新世界。 1天之后会断电,1年后到处长草,100年后动物乐园,1万年后人类所有痕迹基本湮灭,也许,长城还在。 所以说啊,永恒这种东西就是咱们人类搞出来忽悠自己玩的。 另外,从科学层面也证明了把名字刻在石头上确实不保险。 里面最后说:至多一万年时间,地球上曾经存在过人类文明的所有证据,都将灰飞烟灭。而一万年,对于地球而言,只不过是刹那中的刹那。地球存在了大约在46亿年,如果将这46亿年转换为24小时,一万年,只不过区区零点零几秒而已…… OK,到这里我幻灭了,我Matrix了,我有神论了。想想前一个视频描述的场景,那个程序员花了一个小时创建了一个世界献给爱人,一分钟后这个世界灰飞烟灭、雁过无痕、蓝幽幽一片真干净。谁又能说我们这零点零几秒的世界不是被那个称作上帝(或者盘古)的程序员整出来哄某人开心的呢? 下面附上《 人类消失后的世界》视频,80多分钟,不过值得一看:

“血”字怎么读

写前一篇文的时候,有“吐血”俩字,搜狗输入法提示血的读音是xiě,于是想当然地发了个Twitter: 搜狗拼音又教了我个字:原来血字读xue的时候是四声,如xue4液、xue4浆,平时都读成三声了,三声的应该读xie,例如吐xie3 然后R同学半夜三更打电话吵醒我说我错了,是单字的时候读xiě的,词组的时候读xuè,她这一较真我就吃不准了,一查发现大家都不算错,但也没全对。 据新华字典的解释,xiě是xuè的口语化读法,多用于单字。而康熙字典里面则说是“音泬xuè”。确实,“吐xuè”确实不如“吐xiě”说着舒服。 照我的理解,xiě更多是体现在方言的读法里面了,甚至在我们那边,这字还读的平声xiē。 不过这么一想,貌似我们那边的方言很多字都是将现有的普通话读音给平声化了,例如“怎么”就成了“zēng么”。 我们那边属徐州,近山东。

人生必经阶段脑“残”图展现

远远看去,下面这张脑图是不是复杂的要命? 唉,要不咋说结婚是件痛苦的事呢,过程狂复杂。像老郁这种本来就有轻度结婚恐惧症的人参加过几次婚礼之后更加的坚持非婚主义了,至少也得尽量拖延拖延不是。 下图是我从生活帮的那个结婚过程的脑图pdf文件抓出来的,目的是残酷打击一下浏览我blog的未婚人士(本人已经被打击的够呛了)。 如果你坚持住了,还可以去生活帮下载一下结婚用的Excel文件,以备不时之需。 点击图片可以查看清晰大图版(Flickr居然不能存放这么大的图片,都给我缩了,只好放到自己的相册了)

渎神者说

一不小心看到《圣经启示录》的片段: 4:6 宝座前好像一个玻璃海如同水晶。宝座中,和宝座周围有四个活物,前后遍体都满了眼睛。 4:7 第一个活物像狮子,第二个像牛犊,第三个脸面像人,第四个像飞鹰。 4:8 四活物各有六个翅膀,遍体内外都满了眼睛。他们昼夜不住的说,圣哉,圣哉,圣哉,主神。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 4:9 每逢四活物将荣耀,尊贵,感谢,归给那坐在宝座上,活到永永远远者的时候, 4:10 那二十四位长老,就俯伏在坐宝座的面前,敬拜那活到永永远远的,又把他们的冠冕放在宝座前,说, 4:11 我们的主,我们的神,你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因为你创造了万物,并且万物因你的旨意被创造而有的。 唉,为什么我会想到“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千秋万载,一统江湖”呢。 罪过罪过,亵渎神灵可是大罪,会被罚买彩票不能中大奖的,上帝你老人家可千万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把我那500w独吞了。 google到启示录,翻阅了一下,其实不长,看着却极为费劲,英文咱肯定没戏,这中文翻译的也是别踞拗牙的,简直就不像人类的语言嘛。好像宗教类书籍普遍有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喜闻乐见的。 你看人家李教主写的书,浅显易懂的只需旁光即可。上到渊博教授,下到无知学童都能看明白,这才能有效传播滴丫。

iPhone post blog test

从Apple Store下载了个Wordpress软件,测试一下发布效果。 功能基本都有,不过没法自定义URL名称,也就是所谓的slug。 另外一个比较头大的问题是weFit输入法的k9模式在这个软件里无法正常显示。 临时用用还成。 Update: 感情weFit输入法的k9和笔画模式在多数非iPhone原生软件里都不好使。不过也能理解,毕竟官方现在还只是明确说明支持的版本是2.0,谁叫我忙着升2.1来着。

冲动,注册俩me域名

冲动是魔鬼啊是魔鬼,看到GoDaddy推出了.me域名(注意,不是烂苹果的.me服务),一冲动就上去注册了俩,每个将近20美刀——又它娘的给美国人民做贡献去了——按现在的汇率折合人民币560多,巨款啊。 俩域名是yyf.me,blah.me,暂时都指向现在这个blog。 前者是“郁也风”的拼音首字母,准备将来就作为现在blog的主域名,而现在这个someok.com准备用作他处。而blah.me则作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地方用吧,具体的都还没想好。 虽说先下手围墙,不过还是有点冲动啊。

谁泄露我的手机号?

这都什么年头了,居然还有人玩“我是谁”的骗人游戏,眼看着奥运都快到了,丫们的骗术还是那么的不与时俱进。 刚刚接了个电话,一个拿腔作调的广东口音:你好啊,很久没联系啦。。。 我问:你是谁? 答:你看看你啊,连我的口音都听不出来啦。。。 靠,俺这么机智敏捷,当然立刻说:哦,是老李啊,移动连通只不过小小一次重组,你丫怎么连号都换了啊。 对方倒是顺坡下驴:对啊,我是老李啊。。。 靠你个仙人板板,我认识个屁老李啊。 丫于是挂了电话。 现在的问题是,中间丫确确实实提到我的名字了,这也让我一开始吃不准到底是不是骗子。 谁tmd把我手机号泄露出去的?

69

今儿一批当年在青岛一块混过的兄弟(及他们老婆,再过一阵估计就得及他们子女了)欢聚一堂——居然有人出主意跑到钱柜去聚,Orz…… 八佰伴后面的钱柜,差点找不到地方,一兄弟专门到门口接我,距我50米的时候就惊呼:你丫怎么在T恤上画这么大个69啊!!! 我低头一看,怒:你个猪头,这是GO

柏杨去世

4月29日凌晨,知名作家柏杨凌晨1时12分病逝台湾新店耕莘医院,享年89岁。 老郁读书不多,对于柏杨的书,了解更加有限,除了著名的《丑陋的中国人》之外,就是本摘抄其言论的集子,名字是忘记了,不过当年是被我翻的很烂的一本。言辞犀利,洞察人性。 对我来说,鲁迅之后,不是李敖,而是柏杨。 一路走好……

NB电源线起火

注意,起火的是电源线,而不是电源转换器,这玩意坏的话,成本就高了。电源线嘛,10块钱一根。 这跟电源线不是原装的,因为IBM原装的那个是老美的插头,需要搞个转换接头,硕大的一坨,嫌麻烦,当初花了10块钱买了根替换了,质量当然没有保证。不过也毕竟坚持快3年了。 还好今天是把电源放在桌子上的,得以近距离观察了一场精彩的电光石火秀,以及几声惊声尖叫。 然后是一片的惊叹:太刺激了,太刺激了…… 还好的是,电源转换器啥事没有,拿根别人的电源线一插上,正常。 看来今儿又得破费10块钱了。

我的blog历程

注:在海内讨论组发的帖子,想想也算是对过往的一个回顾,所以就转过来了。 2003.08.15 13:52:49 在blogcn开的第一贴,目前痕迹还在(否则也不会如此精确)。当时对blog是个什么东西还是概念很不清晰的,没事就转载一些好玩的东西,最夸张的是全文转载了无厘头文章《外星人踢足球》——那叫一个长啊。 2004-03-26离开blogcn,因为速度太慢。转到了blogbus。 波霸上的这个呢技术为主,不过其它乱七八糟的也不少,一直玩到2004-11-29。 之后主要是在Matrix上玩了,因为跟M的站长挺熟。他们的系统是MovableType。这时候已经有自己的域名了,不过呢只是用来转向到这个blog。 搞了一阵觉得技术blog范围太窄,而且最初那阵风起云涌的技术blog大潮之后,还坚持下来的就没多少了。自己的域名也不想浪费,于是就借用一朋友的云南空间,采用blogger.com的ftp发布功能更新文章,算是开始了自己的独立blogger生涯。 这个时间大概是2005-07-14,后来也就主要维护这个了,matrix的那个在其改版之后(更换系统、更换其blog域名)也就放弃了。 不过由于朋友的机器有别的用途,于是就在dh买了空间,一开始基本也就只用了ftp功能,不过因为blogger.com在google手里基本是没啥长进,看着大家的wp玩的很舒服,颇为眼热,于是就开了个wp版的测试域名试玩了几下,一试之后这决定就下了,转!这个时间点是2007-08-04。 然后呢,就一直玩到现在了。

熬夜降低生产率

虽说生产率从来没提高过,向来稳定在一个固定的低水平,可也毕竟很稳定。 最近项目很赶——IT民工遭遇的项目都很赶,大过年的就提前往回跑,回来后没日没夜的,自己想想都感动,哪家公司有这样的员工要是不评个优秀,发个奥迪、奔驰之类的小意思一下那就太不够意思了,嗯,丫们确实不够意思。 这么一干就是一个多星期,基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睡的比鸡晚,每天迎着朝阳上床,吃的比猪差,快餐饼干方便面(行,我承认,看上去是比猪吃的稍好点)。 最明显的感觉就是身体机能逐渐朝不适了走,这感觉是如此清晰,就像那一张张的照片…… 而这种玩法,现在看来,得远小于失。这年头做项目得奔着科学的方法论去,拼命三郎已经落后于时代之外了(可惜大多数的老板的想法都是落后于时代的) 。一个小例子,昨晚一个问题困扰了我4个多小时,从凌晨4点苦熬的8点,最后放弃,拖着那疲敝的步伐找到了床的正确位置,并注意了一下是否关闭了摄像头。一觉之后,再次面对那个问题只用了2分钟解决。 过段时间得跟相关人等都好好总结一下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