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规模……刮沙

青山不墨千秋画,碧水无弦万古琴……嗯,这个境界ms有点太大了,还是来个小点的吧,也就是在沙滩上瞎涂瞎画而已……

这位叫做Jim Denevan的老兄擅长在沙滩上作画,画作抽象、线条简单,当然,配合上规模就得再加个词:气势磅礴!

这个很凌乱,看不出啥?

Continue reading “大规模……刮沙”

看别人的游

最近有个朋友跟几个人跑西部逛了一大圈,准驴行风范,自虐加自得。回来之后立刻看不起我了,说我出去只是旅游不是旅行,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楚二者的区别,不过听她说此次出行十几天人均也就2k大洋,还包括来回机票,我崩溃了,我上次出去花费近一万,去的地方没他们多,吃的没他们爽,玩的没他们帅。

没法子,两种风格的玩法,他们是大背包、登山杖、冲锋衣裤设备齐全,我是悠悠哉哉、少爷巡街,间或还要搭讪几个mm同游。作为本性好逸恶劳者,对于前者心向往之、身远离之。

其实呢,对我来说,去哪儿、如何去都是次要问题,关键是一个远离,远离当下,远离熟悉。我是如此的喜新厌旧。

这个朋友是和一个俱乐部的网友同游的,这个俱乐部的名字不错,CTU ,不知与那个美剧有没关系。

他们据说一路住的是青年旅舍。以前一直对青年旅舍这种自己动手、洗衣做饭的模式不感冒,不过前阵在昆明的时候去路遇的驴友所住的青年旅社参观,顿时爱上,决定将来出游再也不住宾馆、酒店之类的地方,要住就住青年旅社。

青年旅社
他们住的某个青年旅舍

Continue reading “看别人的游”

苏州三日游

怎样才能认真写篇游记?你需要一回来就立刻打开电脑,进入编辑页面将一路酝酿的情绪宣泄出来。但如果你先打开的是gmail、google reader,然后花了个把小时看完几十封邮件和已经100+的blog,之后是否还能继续保持饱满的写游记的情绪呢?反正老郁是不行了。

所以老郁的游记从来都是以流水账呈现,今日当然不会例外。

这次是和三个大学同学一块去的,其中两个为两口子,这次顺便去买套婚纱,谁叫苏州这玩意便宜呢。原计划的黄山三日游就这么改成了苏州三日。我和那哥们提前一天,周四就过去了,另两位女同志则是于周五下班之后过去。

难得的空挡,跟那哥们肆无忌惮地看了一把苏州的美女。 以前有传闻说,苏州的美女都跑到上海去了,老郁发现此话显然失真,因为观前街的美女几乎可以和重庆解放碑有得一拼。眼花缭乱之余,老郁也只能留着哈喇子过过眼瘾,因为在同行的同学跟前不能过于展现自己的色狼风采。这也充分暴露了老郁人前人后不大一样的虚伪一面。

留园

苏州最著名的显然是园林了,叶圣陶的《苏州园林》借小学课本之利,为这些园林狠狠地打了把广告,如此的潜移默化,如此的深入人心。到了苏州可以不去观前街看mm,不能不去园林里面学而时习之。

留园

苏州呆了三天,逛了仨园子,狮子林、留园、拙政园。据说拙政园比前两者加起来还大,于是它的门票也就是前两者的总和了(30+40)。

对于一个附庸风雅者——如老郁——苏州的园林实在有点欣赏不来,在园子里面绕来绕去之余,我所能想到的就是“九曲十八弯”这样的形容词。 还有种感觉叫做逼仄。如果这园子是老郁的,定将那些假山刨了,将那些池子填了,还我片清清朗朗、开开阔阔。这种情绪如此不良,可谁叫那天如此的热,那人这么的多!

拙政园

牛啃玫瑰般逛了园林,了了叶圣陶给我们深埋下的念想。

对于苏州的吃,则不提也罢,过于注重糖分的饮食习惯非老郁所能接受,这几天里面到处找湘菜、烧烤之类的东西解馋。

相比之下,还是觉得杭州不错。东坡路上吃的很爽,西湖边上逛着也不用掏钱。

太湖跟滇池很像嘛

最近太湖水污染的事闹的蛮大的,不过俺看了照片却发现似曾相识,干掉半斤脑白金之后才想起来,上次在云南逛滇池时候也是这景象。

这是太湖(照片出处):
1111137b06bdbc.jpg

这是滇池:
滇池水绿

据说某官僚说太湖的水虽臭点,不过不耽误喝。太湖水能不能喝老郁不知道,反正在滇池看到不少人钓鱼呢,当官的应该以此为例,教化民众:看,鱼都能活,人怕啥。

不知道太湖里面有没有活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