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elf

梦的记录

刚刚做了个很科幻的梦,梦中的我不知道怎么获得了一个可以跨域时空的……门板,好吧,我们不要深究这么神奇的道具为啥是个门板了。可以跨越时空也就是说既可以跨越空间也可以跨越时间,同时跨越当然也没问题,而这些都是由心意而动——起码到了梦的后半截是这样的。 开始是不知道为啥被人追杀——我好像很小开始就经常做些被人追杀的梦了,那时候是被日本鬼子,真的是鬼子,脑袋都是跟防毒面具似的。从梦的解析的角度来说是不是表示我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好像是坐在机场被大炮轰,妈的,这么大的动作好像只有我倒霉,边上其他等飞机的人都若无其事,于是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门板就把我在机场里面不断传送。被轰了几次之后我莫名其妙就明白了这门板是可以跨越时空的,而且牛逼的是都不需要举在手里喊“般若波罗蜜”,只需要我被轰就行了…… 反正接着就是很被动的被人追杀,这过程中很多人都受到连累——因为他们都没有门板——我也一直在找事情的原因,经过不懈的努力(其实这个不懈很快的,上一秒我在梦里想着“我得找找原因”,下一刻我就知道原因了,现在我已经忘记是啥了,残念),我终于发现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必须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做一些现在已经忘记了的事。 于是我就跟门板一起回到了我小时候,然后呢就开始教小时候的自己各种牛逼的技能,也把未来的事情告诉了小时候的自己(我记得在梦里我都在感叹,自己教自己,这比终结者牛逼,按照 Doctor Who 的说法我这就是制造了一个悖论)。 下面的梦里我就开始以小时候这个自己为主视点来展开了,反正就是一路牛逼的砍砍杀杀,把之前自己的倒霉结局给扭转了,最后自己站在夕阳下看着远方美丽的云朵感叹 happy ending……瞧,云朵下天空瓦蓝瓦蓝的,而上面不知谁用线条勾画的一男一女的头像真是生动啊,而且那女的还会吐烟圈呢。咦,谁放了个很大的热气球啊,下面居然还拖着一把空椅子……我赞叹滴看着这些诡异的景象,然后醒了。 我知道自己经常做梦,但是醒来后从来都记不住,甚至不知道自己做过梦。所以很羡慕那些醒来之后还能绘声绘色把梦讲给别人听的人。而且诡异的是就算是我偶尔记得的梦也都是些灰色或者黑白的,反正没啥色彩,我自己将之归结为没有想象力的缘故。 最近几天睡眠不是很好,一直在做一些长篇大论的诡异的梦,而且在这些梦里面我感觉自己是半睡半醒的,好像一边作为主角在做着梦一边又是个旁观者,还时不时自己旁白一下,例如上面说的终结者似的之类的。不过最要命的是醒来后所有这些内容就迅速消散,再无痕迹。例如刚刚上面那个梦,我是慢慢醒过来的,一边醒着一边回味着,同时一边遗忘着,整个过程就是清晰>大纲>概要,所有的细节都烟消云散。 于是立刻爬起来打开电脑,可惜能剩下的也就上面那点内容了。

重返仙霞路

上次搬家至今也有6、7个月了,每次告诉别人我住华师大边上,总是得到类似回答“哇,你泡了几个了……”之类的,几次下来我觉得非常失败,弱水三千,我未取任何一瓢。 而现在我终于决定放弃华师大,重返仙霞路。我要穿过那万花丛中,我要怒放……打住,好梦一日游到此为止。 之所以要搬过来,是因为原来的住处靠近高架,实在太吵,正好这边有个哥们要搬到浦东,而他的一室一厅的房子蛮适合我这样的单身汉。这边房价上涨迅速,一室户的均价都已经1500了——还好我租的这个处于均价以下——猪肉涨了,房子涨了,中国经济还能坚挺到什么时候呢? 小半年没见,仙霞路仿佛又热闹了些,KTV、夜总会开了好几家了,果然不负其“著名红灯区”的美誉。 前两天网络没通,吃饱喝足也就7点左右,站在屋里六神无主、四体不安,没有连上网络的笔记本只能算是一堆废铁。只好出去逛逛。于是发现众多“职业女性”匆匆忙忙上班去。夜色稀薄,更趁得风光一路旖旎。 而作为夜猫子宅男,一般2点左右睡觉才是常态,于是这两晚总是能听见下班的高跟鞋踩着清亮的格格声,以及随后的铁门打开与关上。看来这娱乐场所两点下班的制度贯彻的还不错。 生活设施丰富,吃饭的地方不少,可惜适合单身汉晚餐的地方就有点难找了,且一家家吃遍它。

婚礼归来

今天一哥们也终于踏入婚姻的殿堂了,婚礼举办地不在上海,包了辆车来把一众兄弟都拉了过去。参加婚礼也让这无聊的假期变得稍微有事可干。 婚礼的举办是成功的,胜利的,排场的。新郎是很帅的,新娘是很靓的,伴娘。。。数量是不少的。 参加婚礼,或者任何热闹喧嚣的场所,到最后,我总是很困,提不起精神。我曾经在F1赛场睡着过,在酒吧睡着过,还好,这次在酒桌上一路保持清醒。 婚礼这东西,就是个折腾新郎、新娘及双方二老的活计,大家乐在其中,每个婚后的人都信誓旦旦地说,人生必须得有这么个过程,才算不白活一回。 于是很多mm都被忽悠了,觉得光拿个结婚证明不办婚礼是件天诛地灭、有悖人伦的事。不搞的轰轰烈烈、昭告天下就跟没结婚似的。其实这年头两口子出去住宾馆连结婚证都不需要了。 于是很多gg也都只能累死累活照着剧本走一遍,往往连值千把块钱的春宵都耽误了。 可我总觉得这么样的婚礼实在是有点没意思。台上人站那一抱拳说,我结婚了。台下人都说,哦,你结婚了,我们吃饭。 参加的婚礼越多,越坚定了我的想法:将来找个姑娘私奔吧。

一个感冒能让我破产

一个破感冒折磨了我这么久,两年多没生病了,这一病连个感冒都能让我要死要活的。终于不想扛下去,今天去医院挂水去。 无论什么时候去医院,无论医院规模大小、装潢如何,进去之后都有种了无生趣的感觉,无论原来是快乐还是悲伤,在这儿仿佛就只剩下麻木,尤其看着医生、护士们的脸色的时候。 现在的医生真是好当,只问了一句“什么症状”,我回答感冒了,他就不继续问了。没办法,我只好主动汇报我得病的前因、持续时间、各阶段症状以及当前情况,眼看着他一直在那奋笔疾书,实在担心他听进去了多少。 开方子确实龙飞凤舞,除了我的名字之外,其它基本一字不识。去药房的时候,配药的连我的名字也不认识,不过还好,她不需要看方子,现在医院都有比较完善的计算机系统。 医生开方子的时候我是蛮冒汗的,他张口就说:先挂三天水,同时给你开几幅药。我只好小心建议:还是先挂一天的水吧。因为就我的经验,一般两瓶水下去,病情应该会好转的。医生倒也算是好心,因为下次如果再去挂水,还得再次花钱挂号。 这样下来,共计花费¥127。再加上之前买的两次没啥效果的药也花费了30多块,头一次感冒花这么多钱,看来涨价的不光是猪肉。现在再有那个国产经济学家跟我说没通胀,就只能回以“干你老母”了。 另外现在这药也比较夸张——我说的不光是价钱——前两次买的药要求一次吃4片,而不是以前习惯的1片、2片的吃。而这次开的这个“清感九味丸”则直接大跃进:1次9-13粒。还好只是1天1次。蒙药集团出品,希望不是蒙古大夫的疗效。 挂水的地方颇有点快餐店的风格,很多的椅子,护士推着车在里面穿行,类似火车上卖货的乘务员(相比上次非典末期发烧时的条件好多了,那次我可是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面挂完的水)。而且手法相当流畅而生硬,我们的手仿佛流水线上面的零件一般,感受不到丝毫温柔,真是遗憾。 唉,衷心希望自己这个破感冒抓紧好了,咱们穷老百姓现在可是感冒都得不起啊。

感冒何时是个头

最近真是让这感冒折磨的生不如死,而且在吃药之后,症状是越发加重了,原本只是头痛加上流鼻涕,现在则是咽喉肿疼、周身酸疼再加上发烧症状,基本上能有的并发症都齐活了。看来药店老医生推荐的也未必是好的。 网上查了一下,发现有人称夏天感冒的人很白痴,虽无奈也得认了。我这感冒是在家睡午觉后出现的,当时肚子上盖着毛毯,小风扇也只是冲着小腿肚子吹的,这都能感冒,这要是照着脑袋吹,岂不是现在都已经阵亡了。

最近热感冒

前天从家回得上海(现在回家用“回”,来上海,也用“回”了),同时带回的是热感冒,昨天赶鸭子上架给一个朋友的客户做演示,当中被鼻涕摧残的差点扭掉鼻子。晚上抗不住终于去买了点药,一下吃了4粒,今天起来头痛,鼻子仍然难受,整个人情绪非常不够昂扬。 为了表示没被疾病打倒,我继续抱着被子吹空调,雪糕也继续开始吃了。 生病太痛苦,尤其像我这种病了连个端茶送水的人都没有的情况下,妈的,为了下次感冒可以躺在床上当大爷,我决定要花点时间找个女朋友了。 刚才查了下单词,发现感冒是catch cold。那么热感冒呢, catch hot?

洗牙原来是件蛮苦的事

某君牙痛,他胆子很小,说:大夫,想办法让我壮壮胆子。 牙医让他喝了一斤白酒。 这下你有胆子了? 是的大夫,我到看看哪个王八蛋敢动我的牙! 病人对牙科医生说:”你真会赚钱,只用三秒钟就赚了三个美元。”医生回答:”如果你愿意的话,我 可以用三小时的慢动作给你拔牙。” 一个牙医为患者打麻药拔一颗极不整齐的怪牙时,说:坐好,坐好,放松,不要怕,一点都不痛的…….马上就好了……张开嘴巴的患者说:”少来这套,骗我,我自己也是牙医!” 有位仁兄走进一家牙科诊所,他一见到医生就立刻将他那东东亮出来,医生大吃一惊,连忙叫道:”喂!老兄,你慢一点,你大概走错地方了喔!我们这是医治牙齿的,不是治疗那种东东的!”“我没搞错啊!”年轻人痛苦的说:”可是医生,有一科牙齿镶在里面!!” 记得小时候看《读者》最喜欢的是”漫画与幽默”栏目,里面的内容尤以讽刺、嘲骂律师和医生的为多,而医生里面,尤以牙医更受”优待”。因为人民群众很烦他 们,却又离不了他们,只好阿Q一下。当然,这些内容主要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人民提供的,我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多对于律师和牙医没什么太多印象(即使是21 世纪了)。 今天下午去了趟牙医诊所,因为牙里面掉了一块,我不确定是牙崩了还是里面的结石崩了。诊所位于中山公园龙之梦商场8楼,这也是我人生第一次看牙科,背上有股子寒意,因为传说太多。不过看到前面有个ppmm若无其事的进去了,我也就不太好意思给自己的怯懦寻找理由。 一检查,医生特干脆利落:你这牙得洗;还有一智齿只有下面长了,上面没配对的,得拔;另一面那个智齿不用拔,不过被牙肉包着了,得开刀。差点崩溃。还好,医生接着说:不用一天全搞定,先洗,然后再找时间拔。 问护士洗牙疼否,答曰:不太疼。真想教育她:说不疼就行了。 呲牙咧嘴仰躺着,护士一手拿着个水管往嘴里喷,一手拿个电钻在里面磨,原来洗牙不光用液体。整体感觉非常不爽,牙酸的慌,再加上那打磨声,简直就跟指甲在玻璃上滑似的,头皮发麻,嘴还要长着,里面液体甚多,还不能咽。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此排第二(排第一的是?当然是拔牙了)。后来才知道,原来还有种东东叫做”超声波洗牙”,感觉会好很多。 洗牙太难过,只好胡思乱想转移注意力。想到一个问题,这些医生护士天天跟这黑洞洞的口腔打交道,啥槽牙、坏牙都见过,时间久了,会不会失去打kiss的欲望?肯定会的! 没有选择牙医道路,算是我人生的第二庆幸。人生的第一庆幸?当然是没当男妇产科医生! 洗完牙,护士交代,这两天不要吃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咸的等刺激性食物,于是我决定不吃了,从超市买回牛奶和面包。 现在舌头非常不习惯,有种没地方放的感觉。

正式踏入无业人士行列

去年4月2号从九寨沟返回后就直接到(前)公司上班,现在感觉比较遗憾的是当时为什么没有选择4月1号,那样好像会酷一些。 到今天已是整整一年,合同到期,也不再跟公司续签,原因也没啥,基本就是不合拍三字了得。 一年时光,得失无法估量,不过同事们倒都不错,尤其是各位可爱的女同事,中午饭没你们陪伴,俺会寂寞的啊。 下面呢,休息一下,休息一下。 入行几年了,好像没有什么休整期,现在工作激情消耗殆尽,得趁此机会想个招重焕第二春才行。 留此文作记。

搬家这件事2

搬家是件麻烦事,尤其发现自己的东西居然可以装满4、5大包的时候,这种感觉尤为明显,看着那堆绝大多数时候用不到的东西,感觉那根鸡骨头已让我嚼的久而不知其味了。 这其中以衣服为甚,这么多年,攒了好几堆的衣服,而且绝大多数已经不能再穿,或因为腰围崛起,或因为年长衣幼。这些衣服其实都是7、8成新,扔掉甚为可惜,而且俺们乡下人打小秉承的教育就是以艰苦朴素为荣、奢侈浪费为耻。 捐吧,貌似现在都是要钱不要东西了。 唉,看来还是得再背着走到下一程啊。

搬家这件事1

老实说,如果现在住的房子的各项设施还能继续稳定运转——马桶能够正常冲水,水龙头往洗衣机里面放水顺畅,地板不会时不时蹦出一块木头之类——的话,我还真是挺舍不得这地方的,毕竟临近仙霞路这么个红灯区。平时有人问住哪,直接报上“仙霞路”三个字,问的人一般就会以一种暧昧的语气发出长音的“哦”,绝大多数时候不需要回答第二句,除非对方是个mm,省时、省事。 鉴于此种方便,于是在路上经常性地遇到一些赏心悦目,副作用是,凡是年轻貌美、穿着摩登的mm,我总是忍不住龌龊地思量:丫是不是做“生意”的呢。长此以往,很担心会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 于是决定换地方,反正最近工作也辞了,活动范围可选择性就大多了。最后把落草的地方定在了华师大附近,看中的房子确实不错,装修的挺好,一套看上去蛮舒适、坐上去也确实蛮舒适的沙发。最最要紧的是,房东居然搞了个冲浪浴缸,于是俺立刻把Msn签名改为:新租的房子居然有个冲浪浴缸,欢迎mm前来试用,免费。 遗憾的是,至今尚无mm向俺传达此方面意向,残念。 ok,上面这两段其实是在瞎扯蛋,熟悉我的人会严肃的告诉你:老郁其实是看中了学校的操场,老郁早就想去锻炼锻炼,以便脱离亚健康了;熟悉我的人还会这样告诉你:老郁其实也看中了学校的自习室,丫老早就想再认认真真看点书、学点习了;熟悉我的人还会肯定的说:老郁绝对不是因为华师大有很多漂亮的mm才搬过去的。我不得不承认,上面说的这些都对。

你的要求太高了

与众mm探讨单身或不单身的问题一mm说有这种思想说明我思春了强烈地想反驳后来放弃了因为思春这事一直就没停过只是从来没有把它和单身这种问题联系过 一mm也是单身我说:你丫要求太高了说完很解气平时都是别人这么训斥我今天终于有机会训别人

Single or not single

是不是该认认真真找个女孩,然后认认真真考虑考虑结婚的问题,在周围的兄弟姐妹们开始奋不顾身地往围城里钻、而丝毫不再顾及对那自由生活的向往的情况下,开始变的正式,乃至严峻了。 当一桌子参与FB的人士中只有你一个人是一个人来的时候,你可能只会感觉一点不大舒服,而当大家也都意识到这点,并开始踊跃地向你表示关心时,情况就开始朝着严重的方向走了。突然之间,你发现媒婆这种职业如此热门,每个你认识的非单身人士都是此行业的从业人员。于是你经常或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参与人口普查,家世、身家都是普查内容。经常让你不得不怀疑,丫们是不是幸福的无以自持,所以才要把你也拉到幸福的彼岸,或者反之,丫们看着你站在幸福的此岸而不能平衡? 无论如何,目前这就是我的现状了。我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当个单身汉有时也是件挺困难的事。即使彪悍如我,也经常会出现动摇的念头,例如现在,我就在认真考虑,是不是该告别单身生活了呢?虽然这样,会损失掉一些小乐趣,如暧昧地回答彪悍的mm”你是不是同性恋啊”这样的疑问: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不过相比之下,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那灿烂的笑容就更值得期待了。 哈姆雷特啊,你在2B Or Not 2B之余,是不是也有对你那个小女友”泡,还是不泡”的痛苦思索啊。 嗯,好吧,如果有合适的mm愿意给我泡,我肯定不会放过的(媒婆们一通猛踹:你 丫思考了半天,又回到这答案啊)……

健康开始亚了

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之余,对于我们这帮恰流氓青年来说,绕临边的红灯区漫步、消食、品评、把望实乃人生之乐事,除了今天风有点大。 互相鼓劲加油,寻找暧昧之所,结果还是经验不够丰富,不小心居然走进了一家正经的盲人按摩之地,被一群大叔、大妈可劲地摧残了一把,那手劲…… 不按不知道,一按吓一跳,脖颈及两侧的肩部,肌肉如石头般硬朗,师傅用臂肘按下去,就听得肌肉摩擦的咔咔声,而本人趴在那也是咬牙切齿、疼不欲生。师傅指点,很显然是有肩周炎的景况了,而且内火太旺,以后少吃辣椒吧。趁着发现及时,做做推精油、拔火罐吧,去去火,松松肌。 推精油满有意思,背上涂上不知什么油,然后师傅拿着个瓶子,用火在瓶口烤了一下,驱除氧气,然后瓶口朝下,在背上滑来滑去,感觉皮肤与下面的肌肉脱离一 般,颇为舒服,当然,这是在非硬化部分。在肩部和腰部两侧的肌肉坚硬处就惨了,犹如刀割般,师傅颇为不善解人意,还在这几块区域多做停留。 唉,苦死了…… 这个酷刑完毕,就是拔火罐了,这个以前玩过,当时用的是玻璃瓶,这次他们用的是竹子做的瓶子,号称的用药水浸过的,过程比较简单,也不是很疼,不过背上留 下的那些圆饼真是黑中带紫啊,我照着镜子看了一下,感觉颇为的壮观,如果半夜把我这个背部放到某阴暗灯光下,效果绝对的贞子,都不用渲染的。 整个过程花费150,全当治疗了,下面几周也连续做做。年纪轻轻肩周炎,IT人的通病了。平时懒得锻炼,应该也算是通病吧。身体这个本钱,毕竟是自己的,还是仔细考虑考虑如何珍惜吧,愿上帝保佑做IT的人们。

纪念:今日学会抽烟了

一支武汉黄鹤楼,抽完之后开始晕了

2007第一贴

这美好的辞旧迎新第一天,为了应对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古训,我在床上躺了一天予以庆祝,因为出差的疲乏怎么睡都无法去除,另外也实在想不出个好玩的地方或好玩的事情。 在睡觉之余我还顺便把Lost第三季的1-6集看完了。美剧总是以一个精彩的开头开始,然后以逐渐无聊的剧情拖沓个三五季,越狱是这样,Lost同样如此,能够保持精彩不变的,目前也就是个24小时了,当然,这是从我看过的有限的美剧中得出的结论,对你可能不适用。 不过,我们还能祈求什么呢,这毕竟已经比以无聊开始,到无聊结束的国产品强的太多了不是? 对于新的一年,如果要有所不同的话,我希望能够逐渐脱离月光族的身份,所以我找到了个excel格式的记账薄,台湾朋友搞的,excel玩的出神入化,就冲这个也得用用不是? 原版是繁体的,我转换成了简体,部分主要区域的字体也改的适合简体,看上去美观一些。 下载地址(box.net的lite不支持中文居然,残念): BTW:其实之前,像财智之类的软件也用过,可惜操作起来实在不是很舒服。什么时候国内的银行能够大度一些,提供对外的接口呢,毕竟,像MS Money这样的软件才是王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