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的记录

刚刚做了个很科幻的梦,梦中的我不知道怎么获得了一个可以跨域时空的……门板,好吧,我们不要深究这么神奇的道具为啥是个门板了。可以跨越时空也就是说既可以跨越空间也可以跨越时间,同时跨越当然也没问题,而这些都是由心意而动——起码到了梦的后半截是这样的。

开始是不知道为啥被人追杀——我好像很小开始就经常做些被人追杀的梦了,那时候是被日本鬼子,真的是鬼子,脑袋都是跟防毒面具似的。从梦的解析的角度来说是不是表示我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好像是坐在机场被大炮轰,妈的,这么大的动作好像只有我倒霉,边上其他等飞机的人都若无其事,于是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门板就把我在机场里面不断传送。被轰了几次之后我莫名其妙就明白了这门板是可以跨越时空的,而且牛逼的是都不需要举在手里喊“般若波罗蜜”,只需要我被轰就行了……

反正接着就是很被动的被人追杀,这过程中很多人都受到连累——因为他们都没有门板——我也一直在找事情的原因,经过不懈的努力(其实这个不懈很快的,上一秒我在梦里想着“我得找找原因”,下一刻我就知道原因了,现在我已经忘记是啥了,残念),我终于发现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必须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做一些现在已经忘记了的事。

于是我就跟门板一起回到了我小时候,然后呢就开始教小时候的自己各种牛逼的技能,也把未来的事情告诉了小时候的自己(我记得在梦里我都在感叹,自己教自己,这比终结者牛逼,按照 Doctor Who 的说法我这就是制造了一个悖论)。

下面的梦里我就开始以小时候这个自己为主视点来展开了,反正就是一路牛逼的砍砍杀杀,把之前自己的倒霉结局给扭转了,最后自己站在夕阳下看着远方美丽的云朵感叹 happy ending……瞧,云朵下天空瓦蓝瓦蓝的,而上面不知谁用线条勾画的一男一女的头像真是生动啊,而且那女的还会吐烟圈呢。咦,谁放了个很大的热气球啊,下面居然还拖着一把空椅子……我赞叹滴看着这些诡异的景象,然后醒了。

我知道自己经常做梦,但是醒来后从来都记不住,甚至不知道自己做过梦。所以很羡慕那些醒来之后还能绘声绘色把梦讲给别人听的人。而且诡异的是就算是我偶尔记得的梦也都是些灰色或者黑白的,反正没啥色彩,我自己将之归结为没有想象力的缘故。

最近几天睡眠不是很好,一直在做一些长篇大论的诡异的梦,而且在这些梦里面我感觉自己是半睡半醒的,好像一边作为主角在做着梦一边又是个旁观者,还时不时自己旁白一下,例如上面说的终结者似的之类的。不过最要命的是醒来后所有这些内容就迅速消散,再无痕迹。例如刚刚上面那个梦,我是慢慢醒过来的,一边醒着一边回味着,同时一边遗忘着,整个过程就是清晰>大纲>概要,所有的细节都烟消云散。

于是立刻爬起来打开电脑,可惜能剩下的也就上面那点内容了。

重返仙霞路

上次搬家至今也有6、7个月了,每次告诉别人我住华师大边上,总是得到类似回答“哇,你泡了几个了……”之类的,几次下来我觉得非常失败,弱水三千,我未取任何一瓢。

而现在我终于决定放弃华师大,重返仙霞路。我要穿过那万花丛中,我要怒放……打住,好梦一日游到此为止。

之所以要搬过来,是因为原来的住处靠近高架,实在太吵,正好这边有个哥们要搬到浦东,而他的一室一厅的房子蛮适合我这样的单身汉。这边房价上涨迅速,一室户的均价都已经1500了——还好我租的这个处于均价以下——猪肉涨了,房子涨了,中国经济还能坚挺到什么时候呢?

小半年没见,仙霞路仿佛又热闹了些,KTV、夜总会开了好几家了,果然不负其“著名红灯区”的美誉。

前两天网络没通,吃饱喝足也就7点左右,站在屋里六神无主、四体不安,没有连上网络的笔记本只能算是一堆废铁。只好出去逛逛。于是发现众多“职业女性”匆匆忙忙上班去。夜色稀薄,更趁得风光一路旖旎。

而作为夜猫子宅男,一般2点左右睡觉才是常态,于是这两晚总是能听见下班的高跟鞋踩着清亮的格格声,以及随后的铁门打开与关上。看来这娱乐场所两点下班的制度贯彻的还不错。

生活设施丰富,吃饭的地方不少,可惜适合单身汉晚餐的地方就有点难找了,且一家家吃遍它。

婚礼归来

红双喜今天一哥们也终于踏入婚姻的殿堂了,婚礼举办地不在上海,包了辆车来把一众兄弟都拉了过去。参加婚礼也让这无聊的假期变得稍微有事可干。

婚礼的举办是成功的,胜利的,排场的。新郎是很帅的,新娘是很靓的,伴娘。。。数量是不少的。

参加婚礼,或者任何热闹喧嚣的场所,到最后,我总是很困,提不起精神。我曾经在F1赛场睡着过,在酒吧睡着过,还好,这次在酒桌上一路保持清醒。

婚礼这东西,就是个折腾新郎、新娘及双方二老的活计,大家乐在其中,每个婚后的人都信誓旦旦地说,人生必须得有这么个过程,才算不白活一回。

于是很多mm都被忽悠了,觉得光拿个结婚证明不办婚礼是件天诛地灭、有悖人伦的事。不搞的轰轰烈烈、昭告天下就跟没结婚似的。其实这年头两口子出去住宾馆连结婚证都不需要了。

于是很多gg也都只能累死累活照着剧本走一遍,往往连值千把块钱的春宵都耽误了。

可我总觉得这么样的婚礼实在是有点没意思。台上人站那一抱拳说,我结婚了。台下人都说,哦,你结婚了,我们吃饭。

参加的婚礼越多,越坚定了我的想法:将来找个姑娘私奔吧。

一个感冒能让我破产

一个破感冒折磨了我这么久,两年多没生病了,这一病连个感冒都能让我要死要活的。终于不想扛下去,今天去医院挂水去。

无论什么时候去医院,无论医院规模大小、装潢如何,进去之后都有种了无生趣的感觉,无论原来是快乐还是悲伤,在这儿仿佛就只剩下麻木,尤其看着医生、护士们的脸色的时候。

现在的医生真是好当,只问了一句“什么症状”,我回答感冒了,他就不继续问了。没办法,我只好主动汇报我得病的前因、持续时间、各阶段症状以及当前情况,眼看着他一直在那奋笔疾书,实在担心他听进去了多少。

开方子确实龙飞凤舞,除了我的名字之外,其它基本一字不识。去药房的时候,配药的连我的名字也不认识,不过还好,她不需要看方子,现在医院都有比较完善的计算机系统。

医生开方子的时候我是蛮冒汗的,他张口就说:先挂三天水,同时给你开几幅药。我只好小心建议:还是先挂一天的水吧。因为就我的经验,一般两瓶水下去,病情应该会好转的。医生倒也算是好心,因为下次如果再去挂水,还得再次花钱挂号。

这样下来,共计花费¥127。再加上之前买的两次没啥效果的药也花费了30多块,头一次感冒花这么多钱,看来涨价的不光是猪肉。现在再有那个国产经济学家跟我说没通胀,就只能回以“干你老母”了。

另外现在这药也比较夸张——我说的不光是价钱——前两次买的药要求一次吃4片,而不是以前习惯的1片、2片的吃。而这次开的这个“清感九味丸”则直接大跃进:1次9-13粒。还好只是1天1次。蒙药集团出品,希望不是蒙古大夫的疗效。

挂水的地方颇有点快餐店的风格,很多的椅子,护士推着车在里面穿行,类似火车上卖货的乘务员(相比上次非典末期发烧时的条件好多了,那次我可是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面挂完的水)。而且手法相当流畅而生硬,我们的手仿佛流水线上面的零件一般,感受不到丝毫温柔,真是遗憾。

唉,衷心希望自己这个破感冒抓紧好了,咱们穷老百姓现在可是感冒都得不起啊。

感冒何时是个头

最近真是让这感冒折磨的生不如死,而且在吃药之后,症状是越发加重了,原本只是头痛加上流鼻涕,现在则是咽喉肿疼、周身酸疼再加上发烧症状,基本上能有的并发症都齐活了。看来药店老医生推荐的也未必是好的。

网上查了一下,发现有人称夏天感冒的人很白痴,虽无奈也得认了。我这感冒是在家睡午觉后出现的,当时肚子上盖着毛毯,小风扇也只是冲着小腿肚子吹的,这都能感冒,这要是照着脑袋吹,岂不是现在都已经阵亡了。

Continue reading “感冒何时是个头”